lzhdcy

【霆峰】无法自拔(RPS)

千夜:

由图来的脑洞(就是怎么也躲不开的那个……你们懂得~)


就是为了开个车而已……




————————————————————————————


李易峰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正皱着眉做拉力运动的陈伟霆心里默默涌起了一股混杂着不服气的纳闷情绪。随着动作的起伏,男人身上的肌肉展现出或舒展或遒劲的状态,无论哪种配上专注的表情都性感得要死。所以那句‘请正面上我’绝对不是玩笑话。咳咳……李易峰眉头一皱,自己这是想哪儿去了……


 


要说人比人真是气死人。都是一米八的个子,凭什么这人就像铁打的筋骨不知道累一样,每天拉着自己健身还总是那么精力充沛,自己就白生生没个凶劲儿呢?陈伟霆还贼不要脸地厚着脸皮把手掌从他宽松的老干部白T下摆伸进去揉他的整个前身,边揉还边闭着眼睛和他咬耳朵:


“Fong Fong看起来像面团,揉起来更像。”


“陈伟霆,请你知点羞耻,把你那两只爪子从我身上拿开。别让你那些把你当做阳光男神的迷妹们打脸行吗?”虽然话还是一如既往傲娇得要死,但李易峰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闪躲,也只是用手臂对那双任意作乱的手虚虚一夹而已。而这个动作陈伟霆在当初古剑的发布会上就领教过了,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家猫儿欲拒还迎的套路嘞。


双臂环紧了圈在李易峰柔软的腹前,陈伟霆闭着眼垫在李易峰的肩窝里拉着人微微的晃悠着,在料理台氤氲的水汽里显得并不明显。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黏在一起磨着难得的休息时光。李易峰更是不恼怒,任他抱着,手里搅拌汤汁的动作并不停下。摇起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伸到陈伟霆嘴边:


“尝尝。”


抿了小半口,陈伟霆笑得温柔:“好吃。下次可以不用放糖。”


“你怎么又改口味了?”李易峰挑挑眉等着他的解释。


“你不喜欢就不放。”把人掰过来就着唇上残留的一点番茄汁印在李易峰唇上,陈伟霆辗转着留下句话:


“我在你面前的样子,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歪在休息室的座位上,搭在手臂的白毛巾上洇湿了些许汗水。李易峰望着天边淡淡的云彩正失着神肩头就是一重,那人的港普响在头顶:


“Fong Fong你又偷懒?”


“威廉……”被叫的男孩子噘着嘴讪讪地转过身来往椅背上一搭,两只杏核一样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男人:


“好累啊,咱们回去吧。我明天还得起早赶飞机,就别在这儿浪费咱俩的宝贵时间了行不?”李易峰就差把一那袋棕色的小卷毛往陈伟霆手里蹭了,这让陈伟霆还能拒绝?不存在的。


 


回家的一路上陈伟霆不时还要啰嗦两句李易峰的犯懒脾气,被念的人权当念经也不行就变着法儿地岔开话题。好不容易到了家,正好和赶来送食材的小助理碰了个头。女孩子戴着眼镜有点不好意思和陈伟霆对视,但也知道自家艺人和陈伟霆的关系也就硬着头皮问了声好。陈伟霆倒是不介意,很客气地道了谢和李易峰把东西接过来。本来要等着李易峰开门却看这人和助理低语了好一会儿也没过来,


“Fong Fong?”


“威廉你先上去吧,我有点事儿一会儿就回。”


“要不要进屋说啊?”陈伟霆有点不甘心,不过李易峰说了不用,自己也只好先回。可就算进了屋他也还是不放心,从自家别墅的落地窗一直盯着楼下的白色身影知道看着人进了门才放下心。要说他这样担心李易峰跟担心小孩子一样本没什么必要,都多大人了!但他就是纠结得很。本来就身在这鱼龙混杂的圈子里,但求谁与谁能推心置腹?又恐谁将谁落井下石?‘人在家中坐,锅从天边来’这句话也绝不是凭空而来。至于谁被砸得一身灰,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上了楼李易峰倒是没说什么,帮陈伟霆把东西整理了放到冰箱里。只是人紧捏着包装袋一声不吭的样子还是让陈伟霆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助理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


“和我还用瞒着?我不强求你,但有什么为难的一定要告诉我不许自己憋着,OK?”


李易峰叹了口气,还是把袋子扔到一边脑袋往陈伟霆胸前一撞:“我知道威廉,我就是觉得怎么造谣一张嘴辟谣就得跑断腿呢……还出轨,怎么不说我出轨他妈生了他呢!妈的……”


“哈哈那你可好厉害,有这么个不积德的儿子。我不也是一样,被绑着炒来炒去,他们也不怕糊?还是我和我的宝贝Fong都太招人喜欢了,嗯?”李易峰的脸被陈伟霆的大手挤成了个包子,只能嘟着个嘴说话:


“滚蛋,你也气我。要有这么个儿子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不会的,咱们的儿子才不会这么low!”娱乐圈的光鲜亮丽很少有人不会心动,但这碗饭的酸甜苦辣有多难下咽只有当局者才明白。但陈伟霆爱笑,也不埋怨,他更知道李易峰柜子里有着韧劲儿,所以不说丧气话。在人白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陈伟霆揉了揉李易峰的软毛说要收拾行李,倒是被人推进了浴室,非说洗个热水澡才放松。陈伟霆倒是听话去洗了澡,可谁能料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还能出个意外。当他听到屋外传来的“哎呀”一声根本顾不了许多匆匆擦了身子就跑了出来。


“Fong Fong怎么了怎么了?”看着李易峰正在洗手池旁摁着被割伤的手指倒吸凉气,红鲜鲜的血肉混成一片,陈伟霆立马抽出医药箱拿纱布和药粉给人利落地清洗上药包扎,着急的样子倒是胜过了手上的主人公。


咳咳……上车~


再一次被食物的清香唤醒已经是傍晚了,吸吸鼻子,李易峰好不想下床因为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好几把痛哦。偏偏那个罪魁祸首正在那儿美滋滋地切着火腿。兴许是感应到了背后的寒光,陈伟霆转过身来绽开了他那标准的牙齿精式笑容,黄昏的橙光中暖暖地对他笑:


“来,吃饭。”


有一人为伴,赏俗世烟火,真好。



评论

热度(51)

  1. lzhdcyAe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