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 知味

铃铎:

RPS/说好的威廉视角


之前写的伊万视角,没看过的建议先看这个


 


从进了这个圈子以后,陈伟霆有三个年份记得特别清楚。


一个是2003年,他参加选秀比赛节目正式出道,并且签约了现在的英皇娱乐;再一个是2008年,组合解散,他开始单独发展出专辑,斩获当年香港两大新人奖;还有一个也是最让他意外的一个,就是2014年,他以五番身份参演的电视剧古剑奇谭大火,他和男主李易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蹿红。


当然他知道,这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网友对于他和李易峰之间暧昧关系的遐想。


一开始是开玩笑,后来大家一起起哄,再后来真的有香港的兄弟问他:伟霆,你系唔真的变基佬?


其实一段关系很难经得起这种外人的窥探敲打,畏缩恐惧不欢而散的大多,但还好李易峰和他赶在这场荒诞的盛宴之前就成了交心的朋友,而且李易峰对此比他淡定得多。


但未免也过于淡定。


在一次自己焦头烂额,满头大汗的笨拙解释后,对方被他鸡同鸭讲的港普逗得笑出眼泪,末了来一句:“哦,所以就是好基友喽。”


陈伟霆皱着眉头张开嘴巴,旁边的李易峰慢步踱过来,手往他腰间一搭,下巴垫在陈伟霆肩头:“什么好基友,这是我cp,c-o-u-p-l-e,咖剖知道吗,走,咖剖,上厕所去。”


陈伟霆被拉到卫生间,看着李易峰站在池子前掏东西时,竟然觉得有点别扭,多可笑啊。


李易峰撇过头看了他一眼:“你不上?”


陈伟霆摇摇头,不自然的把头撇过去,听见水声停下来,又有拉裤链的声音,紧接着水龙头哗哗的响,李易峰白里泛红的指尖在水下交缠。


陈伟霆望得出神,听见李易峰后知后觉的说:“不上你还跟进来,这么喜欢我!”


陈伟霆心跳缺了一拍,感觉很怪异,明明知道是玩笑话还是忍不住严肃:“是你把我拽进来的好不好?”


李易峰看着镜子里的陈伟霆,狡黠的一笑:“哦,不拽你,不拽你看着你在外面被她们耍啊?”


陈伟霆没说话,看着李易峰抽出纸巾按在手背上,纸立马湿了一大片,半透明的紧贴着皮肤,那人还在说:“你太傻了,总那么认真,现在这个圈子大家都是图一乐呵,就……娱乐,娱乐你懂吗?再说你可别忘了,你还有女朋友呢!怕什么?”


李易峰转过来,靠在洗手台上看着他,长而细的一双腿交叠在眼前,看的人心猿意马,陈伟霆低下头,他想,他怕的其实并不是别人怎么说,他只是怕被别人说穿了心思。


但他是演员,演戏是一件不需要费太多力的事,所以在李易峰又这样劝了他几次后,他便收起心来本本分分的演一出好兄弟的戏码


他还记得有一次,两个人有段时间都在忙,终于在一个颁奖典礼上又见了面。


李易峰穿着修身的短西装,人瘦了一点,但更有精神了,整个人像颗亮闪闪的星星蹦到他面前,刚才还毕恭毕敬和几个前辈弯腰打招呼的人,现在就跪在他身前的椅子上,很皮实的的抬手拽陈伟霆耳朵上一长条的耳坠。


他的眼睛太大、太亮,把人心看的通透彻底,陈伟霆笑着看了看他就低下头去,有人说情意这种东西堵住了嘴巴、捂住了耳朵,但最后还是会从眼睛里冒出来,如果这是真的,陈伟霆想,那他此刻一定藏无可藏。


陈伟霆存了喜欢的心思,可又不想真的把谁掰弯,他们都匍匐了太多年,现在是站起来奔跑的时候,他的想法太可笑,做不到也太残酷。


既然如此,所幸就别再演下去。陈伟霆开始渐渐减少和李易峰见面的频率,微信上也不再隔三差五的无聊骚扰。


生活是未来式,没有人是缺谁不可,当初觉得再离不开的人,也会在忙碌里渐渐忘掉。


陈伟霆本来是这样想的,直到李易峰的一条信息发过来:


威廉,我想出去旅旅游,散散心,你可以陪我吗?


陈伟霆在欣喜和期待里打下可以啊,我陪你的同时,内心无力地承认,他阶段性的坚持以完全失败告终。


 


东京他去过很多次,但李易峰是新客。


陈伟霆支配欲很强,碰上这种情况就更难掩本性,他计划了严谨的出行,一大早上就把李易峰从被窝里拽出来,被揪着衣服乱捶了一顿后,脑袋凑在门口贱兮兮的说:“峰峰,快点沃,我在楼下等你。”然后一抽身跑没了烟儿。


站在拉面店门口排着长龙的时候,他回头信誓旦旦地安慰李易峰,好饭不怕晚,别急别急,又怕李易峰觉得无聊,频频地回头和他聊天。


李易峰不说话的时候,身上就散发出来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让人很想占有又很怕靠近,尤其是低着点下巴抬眼睛看你,滴流圆的大眼睛里面波光流转的,陈伟霆看了他一会儿就把头转回去,他突然觉得难过,即使过了这么久,他还是好喜欢李易峰。


等到进了店里终于捧上热腾腾的拉面,陈伟霆看着李易峰动筷子时候的表情简直比主厨还精彩。


吃起饭来,两个人之间才有难得的安静,呼噜呼噜吸面的声音此起彼伏,陈伟霆在热气腾腾的白雾里偷偷斜眼看他,这碗招牌豚骨面他吃过很多次,但这次好像不一样。


他会在喝汤的时候想,李易峰会不会觉得淡,咬菜的时候想,李易峰会不会觉得硬,又想要不要把碗里的豚骨肉夹给他,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太好笑。


可其实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的事,很容易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很久以后回想起来感慨的都是,啊,当时我是和他在一起。


从拉面店出来,陈伟霆的计划是继续暴走,他对已经规划好的东西有高度的执行欲,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继续读书还是坚持跳舞,甚至于舞台上对一个灯光颜色的要求,他表面随和,但其实没什么人可以轻易改变他。


但是当李易峰一脸的倦态,垂着脑袋说“威廉哥,我累”的时候,陈伟霆几乎是瞬间心软,柔下声来妥协:“没有攻略了,我们接下来就随便逛逛好不好?”


东京他来过很多次,但大抵是身边人不同的缘故,眼里竟然能看到许多新的风景,他跟在李易峰身后,陪他在一扇扇木门里穿梭,他第一次发现,没什么目的的旅行也有一种别样的乐趣,至少在路上颠簸的少了,省下的时间都可以用来看着对方傻瓜一样发呆。


陈伟霆在手机上查到附近一家特色品牌店,打着独一无二的诱人噱头,进去一看,满目眼花缭乱图案浮夸的牛仔风完全是陈伟霆中意的风格。


他拉着李易峰在里面转,抓起一件往他身上照量,在李易峰又一次推开他的手说不喜欢时,他耐下心来来解释:“峰峰,你穿这个好好看的,我们一人一件,你陪我穿。”


把李易峰推进换衣间,陈伟霆心砰砰跳的同时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存了些不该有的心思,一式一件的衣服总归有些特殊,他希望李易峰在穿这件衣服的时候想起他,也只能想起他,就好像只要这样,他就也成了对方的独一无二。


李易峰真的就听了他的,买了陈伟霆挑给他的一件,刷卡的时候撑在柜台上冲他笑,被头顶灯光打得格外耀眼。


他总是这样,陈伟霆觉得委屈,李易峰总是这样,给他太多希望,在他想放弃的时候又诱惑他前进,让他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但他分明是不喜欢自己,因为不喜欢,才亲密的这么大胆。


 


李易峰在假期刚结束就有通告急着要赶,陈伟霆没说什么,他是可以理解的,况且自己真的也没有什么资格挽留。


只是在对方真的打包好了行李箱说再见的时候,他没能克制住自己,把人抱在了怀里。


他真的克制不住,面前的人穿着他们一起买的同款外套,带着自己送给他的帽子,从上到下都是自己的痕迹,就像一个陈伟霆的专属物品。


他紧紧抱住再松开,内心隐约觉得这一次真的就要说再见,毕竟他很难在下一次见面里还恪守朋友的距离。


李易峰离开后,陈伟霆觉得什么也都无趣,第二天收拾东西也离开。


回到家里拉开行李箱,衣服一件一件取出来,在抖开一件短袖的时候,咕噜一声滚下来什么。


他低头看,是一个电动剃须刀,李易峰的。


大概只是在酒店大家用乱了,不小心被自己收走,但就这一个不小心,一瞬间勾起陈伟霆许多冲动,对于能交织进彼此生活的想法一出现就澎湃汹涌。


他喜欢那个人,不止想靠近他,还想占有他,想融入对方生活里每一个细节,想成为平淡生活里柴米油盐一样不可或缺的存在。


这种幻想带着魔力,像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陈伟霆当即就买了机票,跑到李易峰的城市。


他望着高楼耸立间黑压压的云幕,豆大的雨水敲下来淋湿他的睫毛,让他生出点末日英雄的孤勇味道。


他找到李易峰的酒店房间,站在门前抬手前一秒,突然想到他们在日本的最后一个晚上。


李易峰窝在他的床上不肯走,和他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陈伟霆输了,李易峰让他说个真心话,他现在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那时候他没说,明明不能喝酒的人,竟然自罚了三杯喝得脸都红扑扑。


他想,如果李易峰问他来做什么,他就告诉他:


我来补上那天的真心话啊,你不是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End)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