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 后爱先行

铃铎:

*RPS


*我胡说八道的


 


先爱上的人从开始就输了。


李易峰盯着手机屏幕,脑子里不知怎么就想起这句话。


已经忘了是哪个女友在分手之际留下的感言,但大约记得那句话说出口时的无力脆弱,颤抖的声线,和紧跟着的一句,如果没那么爱你也许就没那么在意你的冷漠,我认输了。


分手带来的冲击并没这句话来得大,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在心里反问自己哪里冷漠,而不是尝试绅士的挽留。


并不是冷漠,李易峰想,他只是没那么容易投入。


对自己负责,为别人着想,无论出于哪个方面,李易峰都不愿意轻易的陷入一段关系,不愿意随便交付自己的热情。


他过于重感情,也吃过很多亏,成年人的世界酒肉朋友大多,当真的只有他,不想让人来了又走,所以他学着不再轻易让人进来。


合作过的演员评价起他来,总是那几句话,人很好啊,很敬业啊,对我们都挺好的,但最后问起来也会说一句,峰哥啊,其实他真不是冷,他只是……嗨点跟我们不一样吧……


他还记得拍盗墓的时候,唐嫣拿剧本扇着风斜眼看他:“你怎么这么蔫了,上部戏不还挺皮的吗,是不是陈伟霆不在没人跟你狼狈为奸了。”


这是第一次,后来又有男演员说类似的话,后来又有,又有。


他才意识到,陈伟霆在身边和不在时的李易峰,原来真的那么不一样。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是一样的。


李易峰回想过他们第一次见面,陈伟霆穿着紧身的T恤,胳膊上大块的肌肉快从袖口爆出来了,一副墨镜架在后脑勺,捧着猪排饭轻佻的问他吃不吃。


装模作样的。


李易峰用第一直觉把他排除在交友范围内,同他的戏也并不多,绿幕前过一遍台词,仅有的接触无非是酒店里出入时打的照面,李易峰疏于培养这段关系,止于礼貌,未曾走心。


也不是一点没有改观,三个月相处下来,陈伟霆显然并没有他以为的自大狂妄,反而是个把温柔教养通通刻进骨子里再于细水长流间注满你平仄的人,到后来李易峰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嘲笑他蹩脚的普通话发音,但也太晚。


他发了送走陈伟霆杀青的微博,看着那口白花花的牙想着也许慢热真的不是件好事。


再见面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后,陈伟霆隔着人群和他夸张地挥手,李易峰下意识抬手回应他,和他一样,把嘴角咧得老高。


那么两三秒以后,就立马觉得不好意思,捂住嘴掩饰地咳了咳,觉得好像和对方还不该是熟到这种可以喜形于色的地步。


但陈伟霆已经走了过来,他俩差不多一样高,但陈伟霆更壮一些,气场强势,五官又不似李易峰温和,所以到底还是哥哥的样子。


他抬手圈住李易峰肩膀轻轻撞了一下,力道拿捏有着恰到好处的分寸感:“好久不见啊,峰峰。”


开机仪式现场有燎燎的烟雾,李易峰隔着墨镜片看他,黑白的世界又镀一层迷幻,李易峰晕晕乎乎中听见,自己心里那道锁咔哒一声,打开了。


打开了就没能再合上,后来的悸动、坦白、再到不知疲倦的柏拉图式拍拖,一切都意料之外却又合情合理,他们预支了未来十几二十年的惊险刺激用在这一场只有彼此的浪漫旅行。


但感情度过最初的的新鲜狂热以后,剩下的时间就是漫长耐心的磨合,像是把两块尺短寸长的玻璃片拼成笼统的一块,过程一定不总是愉快的。


艺人的感情生活总是相当脆弱无法稳定,同性就更为艰难。


他们都接受,但不代表能习惯,也都希望在与对方信任最薄弱,感觉最摇摇欲坠无法坚持的时候,能够真实的触碰到一个拥抱,一个吻,一场性爱,来平复心里的不安。


像是此刻,李易峰看着手机,陈伟霆发来的信息:“不行啊,峰峰,公司不准的。”


三个小时前是他犹豫再三发过去的:“我过两天生日会,你来不来啊?”


得到的是早就猜到的结果,可心里长草一样停不下的在意,想东想西的就想起前女友的那句,先爱上的人从开始就输了。


他以前从不这么认为的,爱是对等的才对,先爱后爱,有什么分别。


可现在他突然想,大概是有分别的。


以前他把能和陈伟霆走到一起归结为命运使然,性格互补。


如果没有果断接上的第二部戏让他们感情迅速加温,如果没有互相相近又相反的性格如磁石般吸引着拉近,他们大概不会有结果,那说不定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陈伟霆和李易峰,而只是隔着两千多公里,一对曾经合作过一部不愠不火古装IP的“青年演员”。


可现在仔细想想,李易峰突然觉得,这段关系可能真正依靠的是自己。


他曾经打趣他们是日久生情,那时候其实真的就是这么以为,可现在回头看,好像就是他最先动情,慢慢生情。不轻易容纳别人,可一旦敞开心扉,就视对方为无价之宝。


马天宇在知道他俩在一起后,呲牙咧嘴的问他:“你什么时候和陈伟霆搞到一起的!古剑奇谭?我怎么没感觉到啊!”


李易峰笑笑不置可否,说他傻子。


马天宇戳着下巴自言自语:“你到底好到哪儿了,他那会跟我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怎么没看上我呢?”


那时候李易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现在回味起这句话却五味杂陈。


他和陈伟霆的不同,大概就在于,陈伟霆的靠近是对于每个人的,而李易峰的靠近却只专注于对方一个。


所有和陈伟霆合作过的演员,几乎没有不与他称兄道弟的,陈伟霆在人际关系上的协调强的可怕,不是油滑,只是太会做人,平易亲近到无法拒绝。


同样是娱乐圈沉寂多年,李易峰积累出的做人之道与陈伟霆恰恰相反,他爱惜每一片羽毛,与人只君子之交,这样的自持到了陈伟霆这里难得破例,可现在不对等的付出让他觉得怀疑。


陈伟霆给他的回应,好像太少了,总是不够。


李易峰有段时间总是把陈伟霆挂在嘴上,和爸妈聊天也会说,和助理谈事情也会说,不自觉的就想起他来,欸,陈伟霆也这样,他上次……


在媒体前也有忍不住的时候,酝酿许久还是脱口而出,傻?他不傻啊,我说威廉应该是好吧……到了后台助理板着脸严肃的教训他,说你不能再这样了,李易峰敷衍的点两下头,说我错了,下次还敢。


果然是敢的,第一本自传送稿印刷的前一晚,他还是翻到那个名字被反复提起的一页,只是恰巧有大片的空白,只是恰巧胸口鼓胀的情愫饱满,黑色马克笔匆忙连贯的划过去,很快又后悔,但最后还是印出了万千册一见钟情的情书。


他做了那么多大胆的事,大胆到快要不像他自己。


但陈伟霆却好像总是疏离的,他确实热情,确实体贴,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陈伟霆甚至更黏人,但李易峰现在觉得,那好像只是常态。


换句话说,李易峰那么需要陈伟霆,但陈伟霆却没那么需要他,他在不在,差别不大的。


要不然,也不会总是推脱他的生日会邀请,明明离得那么近的,不愿意同台,也许是为了避险。


他急于炫耀给世人的,或许是他最避之不及的。


李易峰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心上仿佛被扯开一个口子,有了毛边,挠的人不安。


之后几天都没怎么联系,李易峰围着生日会台前场下的忙活,静下来的时候思绪就杨柳絮一样翻飞,混乱又恼人。


所幸他也没有多少静下来的时间,生日前一天,他还在跟着电影剧组跑,进录音棚配台词,和导演看剪辑,又要想路演的事,中午得了空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刷一会眼皮就打架,刚想睡手机提示音叮的一声。


是陈伟霆ins更新提醒。


李易峰突然觉得一阵烦躁,他明天要过生日了,陈伟霆一定还是一如往常,毫无表示。


这种毫无表示不是说他什么也不会做,相反他会做很多,他会在私下里祝福他,耳鬓厮磨说一些肉麻的情话,送他很精心准备的礼物,会言听计从的服软宠爱,比他以往任何一个情人都更称职更合格,这很好,当然很好,但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说,他为什么从不展露给大众一点点线索。


想起去年陈伟霆生日前一天,李易峰在国外参加活动,晚上他们视频,和所有情侣一样聊一些稀松平常的小事,抱怨忽冷忽热的天气,吐槽过于满当的行程,分享吃食和小小的心情,直到面膜都干的快要掉下来,困意一点点上涌。


结束电话前,李易峰突然把脸凑近手机:“十二点了,刚刚好,威廉,生日快乐。”


他的嘴抿出一个弧度,露出一边浅浅的酒窝,被视频低质的像素渲染的格外暧昧,陈伟霆受不了的说想他,要是能现在就在他身边多好,诸如此类撒娇的话。


被胡乱表白一通的人,第二天就情难自禁的穿上了陈伟霆曾经买给他的衣服,后背交颈亲吻的印花把他的心事说的明明白白,还发了微博,生怕不能被看懂。


可陈伟霆却从不存在这样冲动的时候,他从不在他的生日时表露出一点点不同,即使更新了社交平台,也只是恰巧工作需要而已。


今天大概也是这样的。


他点开ins,加载几秒后,陈伟霆更新的一张图片出现在首页,他们约好以后一起去的巴黎铁塔的模糊剪影,他的无名指套着一枚铂金戒指,另一枚在几个月以前郑重的举到他眼前,招摇过市后就小心的收进贴身包包的夹层。


李易峰的心脏紧紧窒住,陈伟霆的消息很快跟着就来。


他打开,眼睛就慢慢积蓄起酸涩。


——宝贝,看到我ins吗?


——其实还有一句话,但只想说给你听。


——无论你在哪里,只要回头看,我一直在。


——生日快乐,我爱你。


在这段关系里,也许他确实是先爱上的那一个,他太细腻敏感,又不肯将就,随着性子一步一步向对方靠近。


但这并不代表反应慢于他的陈伟霆就是不那么爱他的,他只是把这份爱压抑到深沉,于暗夜里前行,在隐秘中奔腾。


他们的爱情见不得光,这该是很辛苦的,但还好有灯,李易峰想,他们一直是彼此点燃,彼此照亮。


未来还有漫长的许多路走,又何必在乎起始那短短一程是谁先谁后。


不知道了,他现在只想告诉他,哪怕是声音沿着电波长途跋涉几千里传递不出他此刻热切的万分之一,他也要立马对他说,陈伟霆,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END)

评论

热度(231)

  1. 凌无妖铃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