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九月结束时请叫醒我「rps」

阿星七:

rps




纪念一下两年前。




/




我向来喜欢旅行,更喜欢和喜欢的人旅行。




陈伟霆走在我前面,已经一头扎进潮装店了。我不急不缓地跟在后面,看着异国的天空,觉得今年秋天的确是个好时节。




出行计划已经制定很久,但我和他工作性质特殊,一直没法实现。前几天威廉来找我,一推门就满脸的兴奋,“峰峰!我们去日本吧?”




陈伟霆这个人,普通话怎么也练不好,高兴起来满口fongfong,我怎么纠正都改不过来。不过有时候也觉得挺好的。




至少我喜欢他这样叫我。




大概是喜欢这样的感情太容易辐射,我几乎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威廉抓着我的手把我拉过去,更加高兴地埋在我脖子边嗅。小狗一样。




我推了推他,没推开,于是轻轻抱住了他。




陈伟霆好像永远长不大,想要很多,但得到一点回应就很满足。




我抬手摸了摸他鬓角那儿短短的头发。








选择一起去日本旅游本就是件很疯狂的事情,我和威廉心中都很明白这件事的不合时宜,但只要有了不合时宜的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白天拍照逛街,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牵手,甚至在转角,威廉突然凑上来亲上我的嘴唇,然后坏心地笑一下。




有时我也会悄悄伸手环住他的腰,威廉微微侧头看着我,小声说:“走得动吗?”我瞪他一眼。他俯下身来圈住我,微微用力把我抱离地面,又放下,在我耳边吹气:“要不要我抱你?”




当然不要。我曲起手指轻轻敲在他的额头,说:“想什么呢,周围可都是人啊。”威廉挑挑眉,显然很不认同的样子,没说话,直接凑近亲我。我没躲,即使在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的地方,我也没舍得推开威廉。威廉更加得寸进尺地逼近,圈着我的腰,舌头不安分地在我口腔里搅动。我几乎被压得向后仰得站不住,却又被牢牢圈住,只能忍着腰间酸痛努力承受亲吻。




晚上吃拉面,我已经困到不行,还被拉着自拍。当真是困到极限,我觉得我一闭眼就能睡着。我俩拍照技术实在拙劣,拍出来的照片张张都很没精神,倒是真印证了白天的“两个丑八怪”。




拉面吃到一半,我实在睁不开眼睛了。小店快要打烊,客人都走了,我便大着胆子靠上他的肩膀。




威廉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问我:“困了?”




我还没回答,他又把手放下,握住我的手,拉我站起来:“走,带你去个地方。”




我倒是没想到威廉会带我去酒吧。




我对需要四肢协调动作的事情向来不感冒,也确实没什么天分,但他想去,在我身边时不时地撒娇,那我只好陪着他。




但酒吧确实是放松的好地方。




之前威廉说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总觉得我每天都在超负荷运转,我还不以为然。现在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倒真是觉得威廉没有说错。




他在不远处,混迹在跳动的人群中,我进去象征性地挥了挥手,便退到一边,端着酒杯看着他。




威廉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个,无论在酒吧里还是在片场,或是在舞台上。这一点,从我认识他起就一直坚信着。




威廉回头找我。




他回头找过我很多次,有时候一回头就正好对上我的眼睛,有时候张望许久也找不见我。在新宿的小巷他也曾回头看我,然后小跑回来,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牵住我。他上下看我一遍,皱眉,“你不要乱跑呀,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他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击中我的心。




想到这儿,再对上他的眼神,我放下酒杯转身往暗处走。




果然不一会儿,威廉跟过来了。




我回过头,不等他说话,便伸手抱住了他。




周围昏暗无人,我借着点酒劲,往威廉身上靠,紧紧贴着他的耳侧。




“怎么了峰峰?”我知道威廉在担心了。




“没事。”我简短道,“让我抱一下。”




威廉不说话了,在嘈杂喧闹的环境里安安静静抱着我,手指摸了摸我的脖颈。




我用力吸了一口威廉身上的气息,被这样的怀抱包围,周身都放松下来,却又觉得眼眶很酸,我要努力控制才能不掉眼泪。




威廉抱着我很用力,像每一次安抚我那样紧紧地抱着我。




“宝贝?”他叫我。




“嗯。”我抬手回抱了他,抽了抽鼻子。我知道我的伤心难过和疲惫不堪已经烟消云散。




“峰峰,峰峰。”威廉抱着我摇晃几下,松开手,碰住我的脸仔仔细细看着我的眼睛,最后闭眼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好喜欢你啊。”




实在很奇妙,我在威廉的怀里最容易动感情,也最容易回归平静。




这种魔力伴随了我们很多年,陈伟霆于我来说永远是最特别的存在。我本以为他像所有人那样,短暂经过我的生活,却没想到,他成为了我心底的终站。




我和陈伟霆的恋爱故事很普通,没有波澜起伏,也从不轰轰烈烈。




我对爱情的认识,不过是排队等候的两碗拉面,一次不顾一切的浪漫逃亡。




我觉得我幸运。




我们的相爱太难了,但我从来不畏惧变数,也并不担忧未来的种种未知。




我永远爱他。




fin.






四年前喜欢他们是因为一个意外,我从来没想过能对两个人保持这样长久又一直热切的喜欢,也没有想过能够真的陪他们一路走到今天。坚持是很难的事,但是好像又很容易,在无数个平平常常的日夜,我们也就这样平平常常地走过来了。虽然从来不敢打包票,但是还是想说,一直喜欢下去吧。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