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我说我想你

咕噜咕噜二水:

*rps rps rps


*时间线都是我虾编的


那段时间正是陈伟霆绯闻闹得很严重的时候,混血女模特的照片从各个app里见缝插针的跳出来,模糊又刺眼的占据着娱乐版面大好的位置。
李易峰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往上滑却不知道自己都浏览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看得他心烦意乱,听到导演喊他的名字,他把手机往桌子上用力一扔,勉强挤出个笑容才扎进人堆。
今天拍的是男主遭遇低谷时与女主重逢的场面,主要是表现两个人内心的悸动,可是李易峰却怎么也进不了状态,面对着女演员不仅内心毫无波动,还有点想哭 。
连续拍了二十来条还是没表演出导演要的感觉,剧组决定就着这个景儿先把后面男二的戏拍了,就放李易峰先去休息。
李易峰戏里的西装也没脱,直接裹了一件过膝的羽绒,兜上盖住半边脸的帽子,自己一个人回了酒店。
他心里其实挺挫败的,这种状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他混过日子,无名的漫长岁月里,所有的努力都像打进大海的石子儿,有几次他真觉得,就随便演演得了,反正也是逻辑剧情都不通的无脑剧本,可是当面对质疑批评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时,他好像重新明白了演员两个字的定义 。
忘记自己光鲜的身份,钻进深山老林,亲自上手拳头贴肉的打戏, 李易峰常常摸着覆盖在酸痛肌肉上的膏药皮时感到一阵快慰,他要让外界全都擦亮眼看看,演员李易峰,是块真材实料的招牌。
进了自己房间,李易峰电卡也没插, 摸着黑直接躺倒在床上, 闭着眼睛算算,自己到国外这一扎三个多月有余,除了和媒体粉丝基本隔绝以外,家人朋友也都七七八八许久没见了,当然也包括他。
疑似恋爱那位。
想到这,李易峰皱了皱眉,他说不上此刻对陈伟霆是思念还是担心。
同性,异地,地下情。他们的爱情是绷紧了的弦,是初冬湖面的冰, 是脆弱里的脆弱,能依靠的只有两个人对彼此的信任。
因为不容易,所以才更珍惜。李易峰深谙此道,再加上花边新闻本来就是怎么夺人眼球怎么来,所以他鲜少因为听到的流言蜚语对陈伟霆有一点怀疑。
可是今天,感觉太不对了。也许是工作压力让他情绪敏感,或是长期两地让他不安感剧增,总之,今天他无论怎么安抚自己,心里这道坎都好像怎么也过不去了。
他把手伸进外套内里拿出手机,点进微信陈伟霆的聊天框,上次发消息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前了,陈伟霆发了四五条30多秒的语音,自己可能是当时急着拍戏吧,回复了一个"滚“的”表情包就没有下文了。
想一想,其实很多时候陈伟霆总是主动的那个,第一次确定关系,第一次接吻,第一次生日惊喜,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脑海里能闪过的每个第一次的瞬间都是陈伟霆小心翼翼的向他走来。
性格使然,即使拳拳爱意溢的满怀,李易峰也能平复心情点头微笑。 冷静沉稳的外表下,只有陈伟霆知道他是个多么容易被感动触及的人。
仔细想来,他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认认真真的说过。
现在他竟然想让陈伟霆给他一个解释,解释什么?
聊天背景里他用手臂圈住陈伟霆,那个人露出一口白牙仰着下巴笑,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上次合照又是什么时候,他竟然一点也想不起来。
李易峰按灭了手机扔到一边,掀起被子一角捂在了脸上,心乱如麻。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李易峰已经昏昏沉沉的快睡着了,他懒得应答, 一转身把自己捂进了被子里。不一会就听见房卡滴的一声,接着是谁的脚步声轻轻的进来, 在玄关处小声呵着气问“峰哥,你睡了?“
被子里传来李易峰闷声闷气的声音“没,进来吧。”
“怎么灯也不开啊 峰哥你没事吧?”门口啪的一声响,屋里一下子有了光亮。
李易峰本来都准备好经纪人进来一顿没完没了的盘问数落了,没想到进来的却是最近新来的一个小助理,大学刚毕业的小人精,怯生生里又透着股机灵。
“杨姐呢?”李易峰费劲的坐起来,揉着自己一头乱毛,看着眼前显然还有些惧怕李易峰生人勿近气场的小女孩。
“哦,” 小助理才缓过神说道“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事的,刚才组里说看你...状态不太好,觉得这段时间工作强度太大了,给你放三天假,让你出去逛逛,放松一下心情,回来再拍。杨姐听完直接奔机场飞洛杉矶找男朋友去了,让我过来照顾你。”
在国外拍戏的每一秒钟都是大把钞票在燃烧,能放三天假已经算很可以了,李易峰在惭愧之余还是有丝庆幸,终于可以放肆补觉了。
可是大睡三天三夜这个念头还没等站稳脚跟就被另一个暗戳戳的想法动摇了。
“峰哥,你要没事我就先出去了,你休息吧。”说着助理就要转身走,被李易峰一个哎叫住了 。
“那个 ……最近那个谁,叫什么来着……就绯闻闹得挺大那个,陈陈陈……”李易峰皱着眉头尬演一波我们不熟。
“陈伟霆?”助理试着接了一句,就看见自家明星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李易峰和陈伟霆的事除了他俩几个贴身的助理了解情况帮衬着安排见面以外,绝大多数人还是处于保密措施范围里的,当然也包括这个新来的女孩,所以李易峰才会旁敲侧击的打听情况。
“他那事儿……什么情况,炒作?”李易峰装作不在意的扒拉着遥控器按钮,耳朵尖尖却竖的高高的。
小助理没想到大明星原来也这么八卦遂眨着眼睛认真想了想如实答道“不太清楚。就听说女方家里有点关系,混的圈子跟咱们不一样,至于男方,最近没戏要上啊……”
李易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媒体那边没消息?”
“哥……”小助理哑然失笑。
李易峰闭了嘴,他们现在天天荒郊野外的折腾,出门能碰见个跟拍的狗仔都恨不得拉住摆拍两张,还能得到什么最新资讯,自己这是问了个什么傻屌问题。
小助理放松下来,主动搭话问“峰哥, 我听说你不是和陈伟霆挺熟的吗,你直接问问他不就行了?”
李易峰听了心里又是一阵堵,摆摆手示意自己要睡觉。
小助理讨了个没趣,转身出去关了灯,刚扭开门把手,又噔噔噔跑回来“峰哥,刚忘了说了,杨姐交代说你要是去香港的话就坐今晚十一点半那趟航班,她说她已经帮你买完票了,让你去时候小心点别被看到……峰哥你去香港干嘛啊?”
李易峰埋在黑暗里的耳尖红了红,像是羞怯的心事被戳的通透一样,突然大声喊道“此人多半有病!我去香港干嘛,闲的我啊!睡觉多好,我不去!”
当晚,小助理吹着美国凉悠悠的风,看着天上喷着白气潇洒划破夜空的飞机,忍不住感叹道,这就是男人,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下了飞机一顿磨蹭,站在陈伟霆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五点了 。
李易峰一瞬间有些恍神,昨天这个时候他还在剧组对着剧本昏天黑地的背,现在竟然就站在了祖国领土上对着陈伟霆的家门愣神。这样出格的事对于他有些过于疯狂了,不知道陈伟霆看见他会是什么反应, 被吓一跳吗?还是开心的过来搂住他说我想你,还是说他屋里有别人。
李易峰摇摇头,晃掉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抬手按了门铃。一声, 两声,三声, 没有人来开门。
虽然料到了这个时候陈伟霆不在家很正常,但李易峰还是难掩内心一阵失落,他抬起密码锁的盖子,伸出食指按在上面,指纹认证滴的一声通过了。
记得陈伟霆入住新家的时候,要李易峰录入指纹方便进门,李易峰抬着食指在陈伟霆胸口画圈,脸上的表情几分妖冶几分生动,开口是带着喘息的破裂句子“这么老实……就不怕我……我侵犯你隐私……啊!”
陈伟霆用力一个挺身,抿着唇缓了缓,又慢慢往外撤,捏住怀里人不老实的一只手往两个人交闔合的黏腻地方伸,引着那葱白一样的手指圈住自己露出在外面的一截根部。俯身再重新插闔入的时候,套闔子边缘一层微微凸起蹭过手指有些痒,陈伟霆吮着怀里人发颤的舌尖含糊的吐气“下面这根都交代到你这了,我还有什么隐私,嗯?”
想到这,李易峰脸又红了红。
进了屋子关上门,尽管一路上都对自己做着心里建设,不要乱猜,不要乱想,可是李易峰进了屋就忍不住的各个屋子里溜达起来。
先进卧室,一把掀开床被,俯身趴在枕头上仔细看看,嗯,没有长头发。
再三步并两步跑到浴室,掀开洗衣机盖子,嗯,还是老样子,洗衣篮里只有陈伟霆换下来的内裤背心。
再看看厨房,依然没有任何女人生活过的痕迹,冰箱就完美显示了主人的生活状态,除了几瓶苏打水和长了黑斑的香蕉以外,空空荡荡。 搞不懂要个双开门干嘛,纯属浪费。
转一圈下来,李易峰长吐一口气倒在沙发靠背上,开始惆怅自己应该干点什么,大老远飞十来个小时就是为了视奸一圈然后一无所获的坐在这发呆,太无聊了吧。
他想给陈伟霆打个电话,可又想着他这几天都在香港,晚上应该会回来,与其一个电话就坦白了一切不如晚上直接来个surprise。
这样想着,他直接抓起外套跑下了楼,到了平时去的便利店,堆了一购物车的蔬菜水果和速冻即食。
回了家袖子一撸,轻车熟路的抄锅起火,颇有架势的要贤惠一番。
两个人都是属于不怎么着家的,一个月能真的在家里住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星期,说白了,剧组才是家,盒饭才是饭。
但李易峰家庭是属于传统的中国家庭,直到现在也没有请过阿姨,都是父母亲自下厨做饭。
尤其是他成年以后,父亲更是勤于向他灌输一个好丈夫不能光吃不做的优秀理念,因此他也学了几手, 闲的时候倒也愿意下厨做做。
至于陈伟霆,对于吃显然就没有那么讲究,外卖、泡面、速冻饺子,煮一煮,怎么凑活怎么来,所以橱柜里的柴米油盐全是李易峰以前装进来的。
李易峰撕开白糖包装袋,把沙沙的绵白糖倒进四格一体的调味瓶时, 陈伟霆就倚在门框上歪头看着他笑“峰峰,我觉得我好幸福沃。”
李易峰低头浅笑“给你放点调味料你就幸福了?你够容易满足的。”
“不是沃,峰峰。” 陈伟霆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他,鼻子蹭在柔软的脖颈处,李易峰屏息等着他说些肉麻的情话。
陈伟霆轻轻的咬他一口,道“我觉得你这个样子好像我妈妈,感觉好温暖哦……”
李易峰手肘往后一挥怼在陈伟霆腰窝里,瞪着他圆圆的眼睛“滚!恋母啊你,断奶了吗!”
陈伟霆也不生气,赖皮赖脸的又凑过来,手绕到李易峰身前,从毛衣下摆里探进去往胸前揉“没断啊,老婆给我喝两口呗……”
糖醋鳜鱼,番茄炒蛋,牛肉炒粉,冬瓜虾仁汤。李易峰把菜一道道摆上桌,这几个菜都是他为了陈伟霆学的,但他的手艺自带川辣,不是每个习惯了清淡口味的港仔都能跟上步伐的。
记得他俩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陈伟霆知道他喜欢吃火锅,经常没戏的时候就满大街溜达火锅店。横店方圆五里的火锅店七七八八让他试吃了个遍,然后等到晚上两个人都下戏的时候就带他去踩好点的地方一起吃。
陈伟霆是有心要拴住李易峰的胃,李易峰也实诚,就真以为陈伟霆爱吃辣,常常淘到点好吃的就要跟人家分享。
有次李易峰他爸从家乡给他寄了两罐牛肉豆豉,晚上俩人一起凑在电视机前吃面条的时候,李易峰兴致勃勃的端着豆豉要往陈伟霆碗里倒。 陈伟霆看着那罐冒着红油辣味直呛鼻子的酱汤,露出了可谓惊悚的表情。
李易峰这才知道,原来他男朋友前段时间口腔溃疡根本不是因为天气太干上火了。
后来李易峰才开始把自己的口味慢慢往陈伟霆这边调,两个人中和了一下,才有了现在桌子上这四道口味不轻不重的菜。
李易峰举着手机在桌子上扭曲着各种怪异姿势给自己的杰作拍照,还加了个深颜色的美食滤镜,可是保存下来以后却发现连个能分享的地方、分享的人都没有。
他刚刚燃起来的热情又被浇灭了大半,一屁股坐回椅子里,看了看时间,七点,他只能等着陈伟霆回来。
菜放进微波炉里转了一次又一次,鱼身上鲜嫩的青菜都卷着边的蔫了下去。李易峰开了几把排位赛,也是被猪队友坑的一塌糊涂,还有个戾气很重的家伙在左下角对话框里骂他废物。
他关了手机蜷进沙发的一角,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他知道,陈伟霆今天可能不会回来了。
他没有跟陈伟霆说一声就擅自跑过来,人家不知道他在家所以不回来也很正常。可能去父母家里了呢,可能和朋友出去玩累了就顺势去朋友家住了呢,又可能……
李易峰脑子里又浮上来一些已经被他刻意遗忘的念头,他忍不住不去想,可又厌恶这样想东想西的自己。
他不明白自己现在为什么会躺在这,他明明应该努力完成导演的要求 把人物吃透再吃透,把剧本研究再研究。可现在因为一时的头脑发热就不顾一切跑过来, 在这里像个傻瓜一样自怨自艾,甚至如果他收拾收拾离开,陈伟霆可能都不会知道自己来过。
李易峰一直自认为是个自律能力极强的人,可现在这个失格又失控的狼狈鬼是怎么回事。
也许真像刚才游戏里那人说的,他就是个废物。
李易峰拿过手边的猴子抱枕盖在脸上,不可闻的哭了出来。


陈伟霆回来的时候看着厨房被打开的推拉门,险些以为进了贼,他低头看看,发现一个黑色的行李箱立在一边,还有一双椰子鞋,他的那双明明穿在脚上,那么显然这双情侣鞋是李易峰的。
李易峰来了。
得到这个讯息后,陈伟霆蹬了鞋光着脚就往屋里跑,还没等进卧室就听到客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走过去,眼睛适应了黑暗以后,隐约看到缩在沙发一角的人形。
李易峰洗过澡了,身上穿着他的白衬衣,因为肌肉没那么大只,所以没陈伟霆那么能撑衣服,穿在身上有些宽大, 领口被一边肩膀压的拽下去,露出深深的肩窝。
他前额细碎的刘海耷拉下来,遮住了粗而黑的眉毛,平时总是瞪得滴流圆的大眼睛现在终于乖乖的合上了,呼吸绵长而又均匀。
陈伟霆想把他叫醒,可又不忍心, 终于还是脱了身上的皮质外套轻轻柔柔的搭在了李易峰身上。
这次是他在内地工作了好一段时间才回的香港, 几个兄弟轮着番要他请客,他不是很能喝酒,只能在玩上多砸点钱, 每次疯完闹完都是快要凌晨两点,回来还空着肚子,得自己觅食。
他溜进厨房,寻思要自己煮一包面吃,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竟然满满当当的要溢出来,看着明显被动用过的锅子灶台,陈伟霆这才意识到原来他家这位李大厨做了一回田螺姑娘。
他拿出放在窗台上用保鲜膜封住的菜盘,放进微波炉里打了几圈拿出来吃。好久没尝过李易峰下厨做菜,他都快忘了自家有个多么手艺精湛的宝贝了
风卷残云的解决完桌子上的菜,满足的摸着肚皮时, 陈伟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李易峰现在不应该在国外拍戏吗,怎么突然就跑到这来,还表现甚好的给自己做了一桌子菜呢。
他越想越奇怪,直接拨了李易峰经纪人的电话“杨姐,峰峰……”他想了想临时改口“峰峰最近怎么样?”
“他不应该在你那吗?”
陈伟霆耍个机灵却吃了瘪没说话,电话那头笑了笑“他这回是不给假不行了,因为你那事,天天跟魂儿被招走了似的,伟霆你要玩也收着点啊,这么吊着人, 李易峰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陈伟霆被她说的一头雾水, 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自己闹绯闻那个事,他也懒得跟无关的人解释直接寒暄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他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沉思。
绯闻这种事,可大可小,全看双方意愿,如果是互利共赢的事儿,那男女双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闪烁其词间就得了利了。
陈伟霆没少见识,这次这个女模本来和他家里有些交情,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见缝插针的往他身边凑, 仗着和陈母有几次过目之交,竟然还打听到陈伟霆的家庭行程,制造了不少令人遐想的偶遇。前期准备的够多了,时候到了自然就可以找几家媒体帮忙曝光出来。
陈伟霆本来不是很乐意,但公司有意让他先拖着,他也本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直男想法,就没打算和李易峰解释。
以前这种状况也不是没发生过,他报备过几次,李易峰都是淡淡然的态度,倒是显得陈伟霆自己有点心虚的意味,慢慢的他也就不再说了。
他总觉得他的李易峰成熟通透,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可他忘了,这种成熟是建立在对他的爱和尊重上的。
他知道李易峰一直是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 属于自己的东西必须要牢牢抓在手里,没有一点让别人趁虚而入的可能。
他还记得拍活色生香的时候,自己和舒畅有一场比较激烈的吻戏,那天李易峰一直就是像只抓耳挠腮的猴子,东窜窜西窜窜,等到开拍时 就默默守在摄影机后面,自己的戏也不拍了,瞪着俩黑亮的大眼睛自虐似的把陈伟霆看得紧紧的。
当天晚上回到酒店,陈伟霆钻进李易峰被窝去握他冰凉的手指,问他“今天总看着我干嘛?我都紧张了。”
“床戏小王子也会紧张啊……”李易峰反手挠陈伟霆手心, 眯着眼睛往陈伟霆怀里蹭,半晌又小声的说 “我怕你伸舌头。”
陈伟霆哭笑不得的搂住怀里人身体力行的让他知道床戏小王子的真正实力。
李易峰像一只藏不住牙的小狮子,虎视眈眈又故作高冷的守护着自己的猎物, 惴惴不安的样子可爱又让人心疼。
后来两个人突然爆红,娱乐圈像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把人绕进去再绕进去,人在其中,身上就背负了太多的不由自己,做的与想的背道而驰 能给予支撑的只有彼此。
李易峰不得不学着收起尖牙利爪,学着神经大条,学着放弃,学着妥协,学着分享,分享本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陈伟霆。
当他把克制伪装成本性,就连当事人都忘了,他的克制是因为他固有的放肆。
陈伟霆轻手轻脚的走到沙发边,在李易峰身边蹲下。
刚才没有注意,现在仔细看才发现,他的眼下是一圈快赶上眼睛大的乌青,嘴唇也淡淡的红,没有上妆的效果就是整个人都透着倦态的憔悴。
在国外拍戏那么辛苦,好不容易放了假马不停蹄的就往这里赶,休息也来不及就又是采购又是做饭,所以才这么累吧,都没有好好睡。
陈伟霆忍不住伸手在他头顶上碰了碰,眼圈抑制不住的泛了红。
他的李易峰是个那么要强好胜的人,有人说他台词不行,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日整夜的对着录音机念台词,念了听听了念。第一次滑水陈伟霆笑他技术差,他就拉着陈伟霆不知道累似的一遍遍往浪头里冲, 呛水了也扰不了他的兴致。玩实况足球必须要一直让着他输给他,不然他能一直抱着游戏不撒手 。
说爱也是,他一定要先等到对方开口。
这样骄傲自信的人,现在不远万里,从大西洋的彼岸寻他到这里。他突然理解了李易峰这一路上的心境,他也害怕失去,只是表达的方式是那么不露声色。
陈伟霆俯下身子,去碰李易峰的嘴唇,把干燥濡湿。
李易峰恍惚间感觉到喷在脸上的鼻息,他下意识的回应着这个急躁的吻,等意识回温才发现,陈伟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握住陈伟霆肩头,把人推开一点距离,借着力坐起来,喘两口气道“威廉……你,你回来了……”
陈伟霆又追过去在他嘴上啄两下,然后把人用力搂进了怀里,偏头在他耳边嗓音低哑“峰峰,sorry啊。”
李易峰愣了愣,感觉陈伟霆把头埋得更低,用力在他脖颈间呼吸,然后道“我不该让你担心的,sorry。”
每次陈伟霆这样温柔的向他道歉或是坦述,他总会下意识利落又潇洒的回应,没事啦,没有啦,放宽心,我都没有care的你担心什么。
但这次他没有
李易峰什么也没有说,他不想再伪装成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他想让陈伟霆知道,他胆小,他害怕,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拥有的就越多,拥有的越多,失去这件事就越来越容易,敏感的情绪逼迫他去在乎这些琐碎的细节。
在这段温暖他治愈他,也能随时击倒他的关系里, 陈伟霆是他唯一的依靠。
于是他收紧了圈在陈伟霆肩膀上的手臂,嘴巴贴在他的肩膀上一下一下蹭过去。
陈伟霆感觉到怀里的人放低了柔软的姿态迎合他,心也跟着化成水, 他伸手隔着衬衣布料在李易峰劲瘦的腰间上下摩挲,极尽温柔的解释“那个人我真的不熟啦,她和我妈妈认识,所以才搞到我们的行程,我明天就……不……天一亮,天一亮我就给公司说,发通告澄清好不好?”
他看怀里人没什么反应,又小心翼翼的去吻他耳垂“峰峰,你会相信我的吧……”
“我相信你,威廉,我一直相信你,”李易峰从这个温暖的怀抱里钻出来,直视陈伟霆,黑亮的眼睛在夜里也漂亮, 他垂下一点头, 苦笑一声 “我只是不相信自己。”
没等陈伟霆开口,他又兀自说起来“从我们在一起到现在,我觉得我好像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我有时候会想你为什么选择和我在一起, 如果换一个人,随便一个女孩,哪怕是那个女模特,你都不会这么累。”
“我不……”陈伟霆急着要反驳,却被李易峰用食指按住了嘴。
“其实不止是这一次,每次因为工作很久见不到你的时候,我都会好想好想你,特别希望你能抱我一会儿。可是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看得太紧,我也不是那种会表现的人,有时候,我真怕你会把我给忘了。”
陈伟霆不再说话,他开始安静聆听,自己的爱人鲜少透露的心声。
“这次我想了很多,想我们第一次见面,想我们刚恋爱那会儿,想你偷偷跑我家过夜。还有横店拍戏那段时间,你没事就往我们组跑,道具组小王一直以为你是我们戏里的。”说到这,李易峰忍不住笑了,陈伟霆也笑了出来。
李易峰伸手捋平陈伟霆的领子,继续说“不知不觉都过去这些年了,想想真的也经历了挺多挺多,现在放弃,太可惜了,我不想放弃,一点都不想!我决定了,我要努力拍戏,接更多广告,努力赚钱,早日退休,带我媳妇儿到大海边养老去!”说着大手一挥,把他一身腱子肉的彪悍媳妇儿搂回了怀里。
陈伟霆眼角抑制不住的酸涩,李易峰厌恶煽情,可他不知道自己三言两语几句朴实无华的话,轻易就挟取了他的心脏。
陈伟霆也收紧手臂抱住他,轻声回应“谢谢你,宝贝,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我也会努力,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
说完他就一个打横把人抱了起来,直接往卧室走。
李易峰保持不住平衡,吓得哎呦一声,双手搂住陈伟霆脖子,瞪他一眼撒娇似的抱怨道“我还有好多话没说过呢……”
陈伟霆颠一颠他,亲他翘起来的鼻尖“日子长着呢,慢慢说,今天就先说一句吧。”
李易峰挺起上身,凑到陈伟霆耳边,胸膛贴近,心跳如雷,他的声音小的快要听不见了,但陈伟霆听的分明。
他说,陈伟霆,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