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人间

小情话:

人间




*RPS警告


*新春快乐


*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是因为有你才变得闹哄哄


——————————————————————————


陈伟霆一边随意将毛巾搭在自己湿漉漉的头上,一边抬手抹去镜子上泛起的水雾,表演的妆面发胶都已经卸下,浴室单调但柔和的白光照射下,他看见一个清清爽爽的自己。


就是眼眶下带着些青黑。


舞台上再怎么活力四射,再怎么撩动全场,其实生活里也是普普通通一个平凡人,连轴转高强度的工作安排,更何况年末登场的最高舞台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可避免地还是会在身体上显现出一些疲态。


现在已经是新年凌晨快两点,从全国最大的晚会上给大家拜过年后退场,从电视台过了午夜仍旧喧闹的人群中离开,现下连惯常过年时枕着入睡的鞭炮声也销声匿迹,过分的热闹喧哗之后,更显得过分寂静,这一刻的独处让人晃神,仿佛置身无人之境,世界突然只剩自己一人。陈伟霆微微闭眼摇摇头,怕不是真的累了,在这新春佳节的深夜里猝不及防地多愁善感起来。


但一门之隔的卧室隐隐约约传来哈哈哈哈的笑声,一瞬间将陈伟霆拉回踏实人间。


看来有人精神还好的很,心情也好的很。


陈伟霆擦着头发,想起某双好看的圆眼睛,于是不自觉地也勾起一个笑容。


多幸运,他终于不会是孑然一身。


 


毛巾搁在脖颈处,陈伟霆随意裹了浴袍打开门出去,卧室暖气打的很足,地面铺了柔软的地毯,赤脚踩上去也不觉得冻。


主灯已经熄灭,只留着床头左右两盏暖黄小夜灯,床上的人把自己裹在松软的被子里,捧着手机笑的乱七八糟,头发显然是胡乱吹干的,一簇头毛还翘在额前,跟舞台上穿着火红风衣精神气十足喊“赞赞”的样子全然不同。但此刻慵懒全无偶像形象的某人落在眼里,心更是砰砰砰。


可能就因为这人是李易峰。


在全世界面前滴水不漏双商在线的模范青年偶像李易峰,只在自己面前展示他所有的任性和不得体。


对不起啊蔡明老师,真实的鲜活的李易峰是我的。


这边幼稚的占有欲起的理直气壮,这边真实的鲜活的李易峰注意到他从浴室出来,开口用奇奇怪怪的语调喊他。


“哎呀~陈伟霆老师~”


“你在看什么喔。”


“哎呀~过年好啊~”


这下听出来了,应该是在看自己和黄渤哥演播间采访,学起了自己的港式青岛话,果然是自己生动的调皮的小爱人。陈伟霆笑着走过去,却不急着翻身上床,只凑到李易峰一侧,盘坐在地上趴在床边,微微仰头亮着一双眼睛去追另一双眼睛。


“是不是真傻啊,头发也不吹干,唔怕伤风吖。”


李易峰一开口,最后几个词语又莫名其妙变成别扭的粤语,全然不似刚才学人蹩脚方言时的底气。不服气地暗自咬舌头,李易峰将自己的脸红和不自然归咎于温度过高的暖气,然后扔掉手机,慌慌张张地转移话题,拽起陈伟霆脖子上的毛巾堆在那人还有些湿气的头发上,胡乱擦拭起来。


“威廉哥你知不知道你傻地都上热搜啦。”


“我不傻的。”


陈伟霆捉住一双在他头上作乱的双手,用嘴唇轻柔地在那双手的左手中指上磨蹭,接着轻轻咬上去,磨出一圈小小的牙印,换的那人小声一句干嘛呀大半夜的起腻。


“我都机灵的,知你有多好啦,早早把你套牢。”


床头柜上放着一对戒指,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泛起柔和的光圈。这对戒指在不久的刚才被两人一人一只戴上全国最大舞台,通过无数摄像机落在无数人的眼里,隐秘而又隆重。陈伟霆想,陷入爱的人是不是都这样,总爱在其他人的眼皮下制造这些只有两个人心知肚明实际上又张扬招摇的标记,生怕人知道,又生怕人不知道。


挑选戒指时他就爱极这戒指的意义,crush,是他们初初一眼时就如电击般击中的胆颤也心惊*。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又急切地将这对戒指放进口袋,又不等那人开口说yes就在一个昏了头的亲吻里套上他的手指,等着他宣判的时间里心跳如雷,还好圆满得到对方十指紧扣的回应。陷入爱的人是不是都这样,明知这些身外物的含义不过都是人为编造的动人童话,却还是把这些巧合当做命运,认定这是天造地设属于彼此的信物,就像他们第一眼的视线交错时,就认定擦枪走火都是命中注定。


 


说着抱怨的话,李易峰却还是大大方方又黏黏糊糊地缠上来,一句带着点鼻音的威廉哥春节快乐啊的尾音都消失在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唇齿之间。


这一刻,他们不是光鲜亮丽的明星,不是风光无限的偶像,只是两个沉溺于爱的普通人,得以在被赋予团聚含义的佳节里有幸陪伴彼此,在难得仅属于彼此的时间里亲吻自己的爱人。


陈伟霆想,他应该又是傻的吧,不然怎么一个吻就烧的理智全无,整个人都轻飘飘起来,明明已经不是第一个吻,却依旧让他闭眼望见满天星。李易峰的呼吸落在自己的鼻尖,滚烫地让他感受到蓬勃生机的真切。陷入爱的人是不是都这样,情与欲的漩涡卷起地总是迅猛急速理直气壮,爱人的亲吻与触摸让他忍不住沉溺地更深更彻底。


谁还有空去管还泛着湿气的头发,毛巾什么时候已经被踩在地下,浴袍什么时候已经被扯得七零八落,人是什么时候已经挤上床的,睡衣是什么时候已经被剥下扔下床的,这些都不值得去计较,抓紧时间拥抱爱人才是第一要务。


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亲的一塌糊涂,趁着还可以包裹地严实的初春,趁着少有的几日春节假期,于是放纵地名正言顺。额头、鼻尖、嘴唇、肩膀、胸口、小腹,甚至更隐秘的地方,两个人都乐此不彼地用手指和亲吻在对方身上留下一串串的痕迹。


李易峰陷在松软的大床里,错觉自己就要灵魂出窍,陈伟霆进入他时候的疼痛和亲密又让他感到真实。陈伟霆喑哑着叫他阿峰、叫他峰峰,叫他宝贝或其他乱七八糟的让人脸红的外号,但此时此刻,李易峰沉溺在肾上腺素或是多巴胺或是其他什么荷尔蒙带来的快感里,或者他体内涌动的荷尔蒙根本就应该命名为陈伟霆,不然为什么不受自己控制,全跟随伏在自己身上的人挑动,他胡乱回应着吻着他的人,叫他伟霆,叫他威廉,甚至叫他哥哥,嗓音大概甜腻到极致,不然为什么他昏沉沉的每一次开口,都换来对方新一轮的疾风暴雨。接近巅峰的时候,李易峰扣住陈伟霆的手,摸索到他的左手中指,在几乎同样的位置留下一个深刻的牙印,换来两人同时心满意足的一声喟叹。


陷入爱的人是不是都这样,天幕沉沉之时,挚爱沉睡于身边才会觉得这人间该死地迷人又真实。


-END-


 


 


 


 


*来自古巨基《初初》歌词


 


 


 


 



评论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