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喜宴

CWT老师:

因为说好晚会结束后回家吃年夜饭,李易峰趁直播开始前的最后一小会儿,给家里打了个确认电话。

挺忐忑的,不过好在是妈妈接。

这就意味着要比跟爸爸说好沟通一些。

得知他计划不变,妈妈当然挺开心,鼓励了他几句,又保证说一定会和爸爸在家里好好看他的节目,然后准备好火锅等他回家。

然而说完年夜饭的事,也就意味着不得不提另一件事,李易峰有些紧张,捏着手机的手心也一直打滑。

“妈,其、其实……陈、陈伟霆他……”

打再多遍腹稿,等到要说也是磕磕绊绊。

“……他今天、也、也有节目的。”



电话那端果然陷入一阵沉寂。相较之下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就显得格外清晰。尽管这时外面的会场里已经十分吵闹。

打出电话的时候他没跟陈伟霆说。这时看到他神情严肃陈伟霆才匆匆过来了,拉起他一只手,紧张地盯着他的表情。虽然自己也没半点把握,李易峰还是挺舍不得地抬起手拢住他一边耳朵搓了搓,用口型宽慰他道:“没事。”

万幸妈妈也没让这沉默持续太久,听筒里很快就传出了轻轻一声:“妈妈知道的。”

她恢复了轻快平静的语气:“爸爸这几天,早就把节目单来来回回看过好几遍啦。”

“嗯!”李易峰连忙应道。

妈妈的意思他也懂的:不论结果如何,他这通突袭电话的言下之意,应该已经成功地传递过去了。




春节带人回家对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应该是件毋庸置疑的事情。

弄得李易峰和陈伟霆两人坐在会场里,一晚上也是惴惴不安。

表面看只是因为要在这样大的一个舞台上表演所以紧张,但其实无论多努力专注于工作,他们俩个心里边还是时不时会生出些毛躁,搞得两人各自都是动不动就去转手上的戒指。

当然其实李爸爸和李妈妈也并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的事。这么几年来李易峰从不曾刻意隐瞒过。只不过爸爸妈妈也都从来没有很明确地表态过:既没说过不行,也没说过同意。倒显得他最后关头才冒出来的这么一出,很有些先斩后奏的意思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整个小区基本上都睡了,只有他们家的窗户里还亮着光。

陈伟霆跟李易峰各自裹着羽绒服,从电梯里出来之后,就默契地把手从袖子里探了出来,相互捏了捏。

陈伟霆还在家门口拉着李易峰偷偷亲了口,吐着热气悄声道,“峰峰,我会加油!”

其实借着不亮的灯光李易峰也能看到他脸上的倦意,但是见爸爸妈妈不是春晚表演,既没排练也不会有录播带救急,每一分钟的完美,都需要一百二十分的小心,外加一颗最真挚的心。

他贴着陈伟霆脸边蹭了蹭,也说,“嗯,我和你一起。”




迎接他们的是一屋子的腾腾热气。李妈妈给他们开的门。李易峰一走进去就先叫:“妈!爸!我回来了!还有威廉、也来了!来给你们拜年!”陈伟霆站在他身边,也是一通礼貌的鞠躬作揖:“叔叔阿姨新春快乐!”

李妈妈拿出了给他俩准备的拖鞋。李易峰一边换上,其实一边就瞟到了老爸还站在厨房里的背影。他的身上难得围了围裙,应该是在帮妈妈准备东西。要说过年吧其实就是这点儿伤感——到了这年纪每次回家,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注意到父母的身影较印象中起了变化。

李爸爸端着一锅东西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他们俩个傻愣愣地杵在门口,倒也并没有说什么。当然他也没有笑,就只点了点头,便往热气冒得最旺的餐桌那去了。李易峰赶紧揪住陈伟霆袖子,朝里面拉了拉。

一家人入座,筷子开动。

锅子里的汤沸腾,发出噗噜噗噜的声响,却始终没有人开口——李易峰知道陈伟霆是准备了一肚子的各种问话各种情形之下的不同回答的,但这会儿家里说了算的老爸还没开口呢,他们两个怎么有胆说话。

李爸爸倒了两杯酒。白的。一杯给了陈伟霆,一杯自己拿着。看那满满一杯的分量李易峰心里立刻就咯噔一记,想劝却已经听到老爸沉着声音开口问话了:

“你们两个,真的已经都想好了?”

陈伟霆跟李易峰当然都点头。

陈伟霆点头点得要更加积极一点,抱着李易峰的肩膀按了按,认认真真地说:“我会一直对峰峰好,一辈子都好好照顾他的!”

说完二话没讲,主动跟李爸爸碰了碰杯,然后豪气冲天地举起杯子,仰着脖子把那一整杯酒都一饮而尽了。

卧槽,李易峰在心里叫了声,那可是茅台!

虽然妈妈也一直在劝着他们吃肉吃菜,这么猛一大杯酒被灌进了完全不算能喝的陈伟霆的肚子里,李易峰的心中还是犯怵——说好的一起加油,只怕爸爸的一个小小下马威就把陈伟霆直接干趴下了。

果然,在爸爸悠闲地抿了口酒,又闲扯了几句春晚上的小品节目之后,陈伟霆就酒劲上了头——满脸通红晕晕乎乎不说,几乎眼皮子都要耷拉下来了,直拿手捂着脸。

再过几分钟,更是整个人都靠到了李易峰肩膀上,一动不动。

李易峰知道他喝得有点狠,只好说:“他不太会喝,我先扶他进去躺着。”

这时爸爸却把酒杯往桌上一按。

啪嗒一声,很响。听得他心里都是一抖,连忙坐回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像任何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总是扮演着感情更为内敛的那个角色,偶尔流露也常常都是在三巡之后。李易峰留意到,爸爸看着他的眼睛里,确实藏着几分红。

“儿子,你知不知道,这几瓶酒,爸爸藏了很久了。”

“都是想等你娶媳妇的时候再拿出来喝的。”

“爸……”



岁月有痕,早已让年长之人不再习惯于支撑到凌晨。但在李易峰的记忆里,只要他说那天晚上要回家,不管多晚,打开门后总是会看到沙发上等待他的背影,为他留的那盏灯。

他看着爸爸因熬夜而疲倦的脸,忽然就红了眼睛。哽着嗓子,却也想不好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更好的说明。

“爸……我觉得我……从小就挺听您和妈妈的话的……”

“但我可能……这辈子就这一回、我就想……”

“我就想任性这么一次……”



结果爸爸厉声反驳:

“这是应该‘任性’的事吗???”

看见妈妈按了按爸爸的手臂,李易峰鼻子更是一酸,只能扭过头去。



其实老爸说得不错,他早就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奇妙而不可言。它就是选择在那样一个时候来了,即使明知不可为,也还是忍不住要冲动。这个年纪的冲动往往也携着三分顾虑,可等到激情退却矛盾沉淀,发现两方都还渴望着能牵住同样的那只手一直走下去,那是一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啊。他真的很珍惜,很不想再放手。

尽管这寂静的新年夜里,似乎快要没机会听到来自最信任的人的支持声音了。

“好啦!”

这时妈妈开口了。她放下了筷子,叹了声气,把话头接了过去。

“你爸爸的意思是说,这么久过去,我们也早就知道你们两个不是只是一时‘任性’。既然你们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就要好好过下去。因为生活中还会出现很多你们没法想象没法任性的难题,需要你们共同努力共同克服的,儿子你明白吗?”

“妈妈……”

李易峰越听越觉得愣,碰巧本应陪他听候宣判这家伙也睡着了没法陪他做阅读理解,弄得他心里惊喜和不信两只小鸟,扑棱棱地撞来撞去。

妈妈又继续说了起来。

“刚才除了看你们节目,你爸爸一直在翻你的照片,找到很多你从小到大的照片。搬到北京之后我们还没有特别仔细地整理过呢,明天你也挑挑,看什么照片合适。”

“找那些干嘛?”李易峰几乎要觉得智商不够用了,“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东西了。”何况被陈伟霆看到一定也会追着要翻,真是丢脸死了。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又看到妈妈笑了起来,而爸爸也抬起手,又喝了一大口酒。

妈妈也看了看爸爸,然后才接着道:

“我和你爸爸刚才其实在商量,即使范围再小,也应该邀请几个亲近的亲戚朋友,先办场小一点的婚礼。不过要邀请谁最终还是由你们两个决定的,爸爸妈妈只负责为酒宴买单,你觉得怎样?”

“爸,妈……”

这个时候,李易峰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心潮涌动,什么叫做千言万语口难开。

“我真的很爱你们……”

也只能说这样一句。

也只能庆幸,还隔着锅子上方的雾气。

只希望能稍微掩饰自己眼眶里快要装不住的东西吧。



他正努力憋着,谁知道这时候挂他身上的陈伟霆忽然被戳中了什么关键词似的,喷着酒气的鼻子动了动,挺大声地咕哝了一句:

“老婆,我也很爱你……”

墙上贴的福字很红,李易峰当即却脸都绿了,差点连鼻涕被他呛得喷出来,连忙身体一蹿站起来,“我我我还是先把这家伙弄进去……”



都说醉倒的人很难搬运,李易峰终于算是见识一回。好容易把陈伟霆弄到床上,替他脱衣服又折腾了好半天,气得他忍不住往陈伟霆胳膊上拧:

“你说你是不是傻子?我爸叫你喝酒你一口闷干嘛?”

陈伟霆吃痛,似乎是清醒过来了一点点,一伸手臂把他压进了怀里,嘴里模模糊糊地说着:

“唔?他们都说……如果你爸爸给我喝酒,我就一定都要喝完的……”

“不然,沃就不能把你带走了……”

“……”

李易峰简直无语。看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真的一丁点也没听到。

不由得又往他身上拧了一把:“那要是带不走怎么办?”

“不会的,峰峰……”陈伟霆翻身压住他,往他脸上亲亲蹭蹭,一边糊里糊涂地说,“多少酒窝都喝,做什么都可以,我要让你爸爸妈妈都知道,我好爱你……”

“I love you so much……that I can do anything for you……”









——————

每次写完这两位都会有一种迷之满足感,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贤者状态吧😌 good nite~

评论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