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慕冬木东:

“到底有没有想我,哎呀你说话,转过来转过来。”
他说话的时候鼻尖还不停地蹭我耳朵,连摸带揉地把我往过带。


非常像个没事儿人,仿佛把我折腾到懒得翻身的人不是他。


我闭着眼睛掰开他的手,慢腾腾地转过身,脑袋窝进他怀里。


“唉我的乖乖。”他亲我的头发,笑着把我搂紧。


我承认我喜欢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动作,非常没出息,非常不爷们儿,但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想示弱,忍不住想得到更多亲吻和拥抱,忍不住放下一切赖在他身上,听他不停说一些可笑又可爱的情话。


然而我们已经很久没这样了,很久很久。


“没想,一点都没。”我闭着眼,像以往一样逗他,说完了却把自己都吓一跳。


我知道自己没出息,但没想到这么没出息。


我的声音带着哭腔,你敢信?


他顿了一下,把我搂得更紧了,轻轻晃,说知道了知道了,别难过,你不要难过。


他这样我就真的受不了了,我在他面前一向忍不住,不管是什么。于是我干脆窝得更深,哽咽着说了大实话。


“特别想特别想,很难受,烦死了。”
“我知道是这样,你难受我知道的。”他拍着我的背,“你一难受,我就知道了,因为我的心脏告诉我。”
“嗯?”
“它痛就是在告诉我啦。”


我抬头去亲他,想到那些很冷很累连时间都与他不同的日子,便亲得又轻又小心。


我吸吸鼻子,说不想再一个人跑那么远了,或者远一点也可以,别那么久,我大概年纪大了,越来越恋家。


他给我擦湿了的眼角,笑着说我只是恋他。


这也没什么错。


爸爸爱妈妈,我爱他,我长大有了自己的家,我的家就是他。



【就说腻不腻吧】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