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闹钟

院长_今天抽到花鸟卷了吗:

现实向


文里的四个闹表就是我今天的闹表,约好出去玩,然而我还是没起来




    李易峰背着手站在他助理身后,他刚录完节目没来得及卸妆,平时蓬松的头发今天被发胶定了型,油光瓦亮的;一身西服也没来得及换,活脱脱一个老干部。


 


    年轻的助理面前摆着三部手机,左边那个看微信,右边那个看短信,中间那个当日历使。助理俩手都不闲着,微信短信来回翻,戳的手机屏幕上全是指纹。李易峰看得眼晕,默默地去取湿巾打算先拯救一下三部手机可怜的屏幕。


 


    “好了!”助理把仨手机锁屏,从被吓到的李易峰手里拿过湿纸巾擦拭后放进包里,“峰哥我算完了,你有18天的假!”


 


      前段时间他忙的昏天黑地,几乎没有了时间观念。先是电影路演,然后又是宣传采访,后来又录节目。他在飞机上睡觉的时间比在床上睡的都多。这突然18天的假期,让他有点不敢相信。


 


     助理要来他的手机解了锁,啪啪按了几下然后放到他眼前:“明天上午九点飞成都,到双流机场之后的专车我也找好了,明天六点出发去机场,峰哥今天晚上收拾一下。”


 


      李易峰接过手机看了看:“好了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你也累了,这十几天你也放个假。”


 


      “好嘞!”助理踢踏着脚跟走出房间,出门时候鞋跟还把地毯带起来一角,她正准备关门,突然回头喊了一句,“峰哥,霆哥助理刚才说他后天放假回家。”


 


      正拿湿纸巾擦手机的李易峰突然停下了动作。


 


      第二天到家已然是下午。李易峰最近一上飞机就睡觉,这次也不例外,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下飞机上了保姆车还在睡——这下午到家了就精神了——他把行李箱放在门口,走过去摸了一下茶几,果不其然一手灰。他换了鞋直接走进卧室把床单被子全都拽到地上,给洗衣机通上电,放好水之后全都扔了进去。


 


      三年前他跟陈伟霆刚开始恋爱,事业也刚开始起步,俩人手头钱不多,就在成都买了这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俩人放假的时候就来窝几天。那时候他们也没这么忙,经常是洗衣机里面滚着床单,俩人在卧室里滚床单。他们还嫌洗衣机吵,为此特地上电器城买了一个高级的无噪音的,可是这洗衣机来了之后,两个人也因为工作没法来这边住了。


 


      洗衣机无声地运行着,李易峰把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站在厨房里煮从冰箱里翻出来的速冻饺子。微信提示突然跳出,助理给他转发了一张图片,是陈伟霆的航班信息,明天早上七点半到成都。他发了一个汤姆猫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的表情包过去,对面回了一个汤姆猫“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表情回应,两人以此结束了一场正在发展的斗图,为汤姆的多才多艺所折服。


 


      晚上李易峰躺在沙发上看《醉玲珑》,看着电视里的凌王殿下一本正经地说台词。


 


    “这句当时拍的时候肯定NG好几次,陈伟霆肯定笑场。”他心想,“真是难为诗诗姐了,陪他一起笑。”全然忘却了两人当时拍戏的时候笑的把其他人全吓跑的事实。


 


     两集电视剧放完,综艺节目的预告弹出。李易峰突然有点坐不住,他感觉身上有点痒,伸手去挠,可这手刚伸出去就不痒了;他又感觉手心不舒服,在夏凉布的沙发套上蹭了蹭,手心蹭红了也没感觉出啥来。他从客厅走到厨房又走回去,又到阳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天空隔着水泥砖头跟他对望,他感觉胸口有一团火,这团火想跳出去,带着他一起跳出去,去天空看看。他关了窗户回去坐着,还把门口的行李箱挪了挪不挡着门。他开局游戏,小机器人鲁班走到一扭一扭的也让他觉得烦,对面的刺客们不要命地往上冲,水晶爆了以后扔了手机关上客厅灯准备上床睡觉。


 


     他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空调遥控器。“陈伟霆七点半落地八点半左右就能到家了。”他想,他把空调定到五点半,不至于被吹一晚上难受,陈伟霆到家时候也还有点凉气。他又拿起手机,打算给自己上个闹钟,八点过一点起床等着,门口一有掏钥匙的声音他就去开门——这个时间绝对不可能是送牛奶或者送报纸的——陈伟霆一开门就能看见他,多好。


 


    李易峰正调着闹钟,转头一想:“陈奕迅老师都唱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人家都是没到手的东西才珍惜,这人马上就回来了,自己这是干什么。”他关灯睡觉,没过五分钟又把手机拿了起来,7:55,7:58,8:02,8:05连上四个闹表,才心满意足地放好手机睡觉。


 


    “我真傻,真的。”他学着祥林嫂嘲笑自己。他想起来小时候出去春游,前一天晚上早早睡下,动画片都不看了,书包里装着下午从小卖部买来的饼干面包火腿肠,水壶里是刚烧好凉着的开水,小孩子兴奋地在床上翻身,甚至吃完饭之前就兴奋地在屋子里四处转,还盯着挂在墙上的机械钟表,想钻进去代替指针自己跑,让第二天赶紧到来。


 


    “都三十岁的人了,二十七岁开始跟陈伟霆谈恋爱——之前的二十七年也不是没谈过——怎么跟小孩一样?三年恋爱越谈越回去了。”他想到这觉得有点丢人,翻了个身,一条腿压在双人床的另一边,舒展舒展身体。


 


    “睡吧。”他告诉自己,“明天他就回来了。”


 


     第二天李易峰被闹钟叫醒,可能是白天睡的太多,夜里他过了好久才睡着。他庆幸家里用的是没有滴答滴答的电子钟,不会一下一下敲着他的心,不会有规律的节奏提醒他时间缓慢的流逝,让他的心跳也变得不规律。


 


     刚醒来的人感官不太敏锐,他慢悠悠伸手去关闹钟,一只大手帮他完成了任务,他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贴在温暖的胸膛上,手的主人轻轻环住他,把头放在他的肩上,他感觉得到对方很小心,但是还是有胡渣扎到了他的脸。他没去管对方刮没刮胡子,他能想象到对方又晒黑了多少,有多重的黑眼圈;他也没去问对方为什么提前回来了,他只想闭上眼多睡一会。刚刚归来的男人抱紧了一点,凑到他耳朵边轻轻地说:“还早,再睡一会吧。”


 


   “闹钟白设了。”他开心地想着。感受着对方平稳的呼吸,他蹭了蹭枕头,缓缓睡去。


 


    幸福啊,就像圣诞老人的礼物,不是晚上不睡觉,躲在沙发后面暗中观察就能看到的,也不是晨光熹微时候的闹钟所带来的,而是你一睁开眼,它就在那了。


 


    多好啊,一睁开眼,他就在这了。



评论

热度(97)

  1. lzhdcy炽热香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