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霆峰】Heart,mind and soul

水底燕:

RPS,陈伟霆x李易峰


短篇完结


--------------------------------




你每眨一次眼睛,我就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陈伟霆接了一部新戏,演一条龙。故事其实挺简单,沉睡千年的龙一觉醒来到了21世纪,努力适应现代生活的同时遇到了平凡的女主角,两人从冤家到生死与共的恋人,最后happy ending。


他好久没出演这种单纯又文艺的爱情电影了。最近几年为求突破,他接的多是特色鲜明的剧情片,戏路渐广,从下水道的流浪汉到凶残的官二代都演过。上一部戏他演了个从小遭受虐待的连环杀人犯,苦大仇深,赶紧接了部恋爱轻喜剧来转换心情。


女主角设定为剧院工作的女演员,这天要拍龙偶然间看到女主表演,进而意识到女主魅力的部分。剧组租了附近一家剧院取景,陈伟霆一边背台词一边闲逛着,走到了男厕所门口。


一个红发异服的男人迎面走来,让陈伟霆定住了。


“恩?”李易峰很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陈伟霆看着对面的人,一头暗红的短发,软软地贴在脸颊边上,衬着他的肤色愈加雪白,脸上没有化妆,眉毛和唇色很淡,眸子却炯炯有神地亮着。他上身着一件欧洲贵族般的墨绿色外套,里面倒是很随意,T恤牛仔裤加帆布鞋。


陈伟霆正准备说话呢,就有人在喊李易峰,催促他快点。李易峰“诶”了一声,朝陈伟霆扬扬手,笑得阳光灿烂:“有事,先走了,拜。”


陈伟霆留了个心眼,回来后马上让助理去查,知道剧院最近在排话剧,李易峰正是主演之一。这是一个改编自国外文学的欧洲宫廷故事,李易峰演了一位病弱的王子,在王廷里举步维艰,后来遇到异族女巫,为爱情献出性命。


 


从这天起,陈伟霆开始做怪梦。


他真成了那条无所不能的龙,不知怎地就游荡到国外去了,窝在森林里建自己的城堡,饿了就采野果捉野猪。有时候,他会化为人形,到山下村户里找些好吃的,一时嘴馋,把人家的酒坛子都喝干了。龙醉醺醺的,满足极了,情不自禁就飞了起来,一直飞到王国最高的塔楼顶。


晚风吹薄酒意的时候,龙突然看到脚下的窗户里伸出的半个身子。那人肤白胜雪,一头红发,在脑后梳成一根清秀的马尾,正随风飞舞。最惹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光芒雀跃,似盛着漫天星河。


真好看啊,龙想。


对龙来说,好看的东西就要带回家。


龙双脚一空,飘在空中,伸手揽住了窗里的人。


 


这……什么跟什么?


陈伟霆一脸懵逼,以致于已经在片场开工了,还有点心不在焉。导演说了他几句,他也很不好意思,决定去洗把脸醒醒。洗完一抬头,正好从镜子里看到梦里人。


“早啊。”李易峰笑道,“昨天没来得及问你,你是隔壁那剧组的吧?”


“早……”陈伟霆讪讪,回身正对李易峰。他虽然没穿那宫廷外套,但一头红发依旧十分醒目。


“没见过这个发色对不对?”李易峰抓了抓自个头发。


“挺好看的。”


“我早说了呀。”他耸肩,“留长发染红,你当时还不让。”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李易峰靠在他的肚子上,指着杂志上的红色长发男模说也想这么搞,陈伟霆想象了一下觉得不好看,否决了,李易峰不高兴,说你怎么能觉得我不好看,一边说一边揉陈伟霆的肚皮,惹得陈伟霆连连求饶,最后只能用上双唇,让李易峰住了嘴。


哗啦啦的水声顺着回忆淌下。陈伟霆从镜子里偷偷打量着正在洗脸的李易峰,水迹覆在他淡粉色的唇上,晶莹柔软,应该有回忆里的味道。


 


“我是王国的王子。”那雪肤红发的男人说。他语气镇定,毋宁说还有点兴奋,全无被掳走的恐惧。


龙偷走了王子,这事更有童话色彩了。


“我是龙。”


“我就知道!”王子连连点头,“你会飞!”


龙有点莫名其妙,这个王子和童话里的不太一样。


“可以让我看看你龙的样子吗?”


龙嚣张惯了,万物不入眼,更何况是一个凡人。他端着龙的架子,说不可以。王子一下子目光黯淡,也不央求,走到城堡的一个角落,乖乖坐好。打猎的时间到了,龙照常出去捉野猪,回来时却见王子还坐在角落里。他背靠墙壁歪着脑袋,双目合着,马尾松散,柔软的红发披在肩上,还有一小簇贴着脸颊,延伸到微启的嘴角。凉凉的月华落在身上,如踱圣光,双手抱膝、呼吸不稳的睡态,又显得可怜。


龙叹了一口气,将王子叫醒。他们来到夜空下,龙突然飞起,显出威武雄壮、金光灿灿的真身。原本还在揉着睡眼的王子惊呆了,龙垂下头颅,朝他吐了一口气,王子终于回过神来。


“好厉害,好厉害!”王子抓着龙须,快活地笑了起来,苍白的脸第一次有了血色。


 


李易峰参演话剧的新闻今天被爆出,在娱乐圈里引起一阵小轰动,他自从上一部戏拍完后,近半年没有露面,再复出竟然是演话剧,出人意料。有几家媒体挖到了李易峰排练的所在地,陈伟霆好死不死,刚好在剧院里溜达,被逮个正着。


针对他们关系的提问一个接一个,记者的脸上闪耀着八卦的光芒,好像能从遇到陈伟霆开始扒他们祖宗十八代。哎哟,把那些绯闻从你们脑里赶赶好不好,当事人早几年就say byebye了好吗。


经纪人和剧组工作人员在前面应付着,陈伟霆逃回后台,看到李易峰正翘着二郎腿嗑瓜子。


“倒霉催。”他笑。


“可不是。”陈伟霆从他手里抓了几颗瓜子,“偏偏遇上你。”


李易峰斜睥了他一眼,继续磕。陈伟霆找来一把椅子,和他并排坐下,一边嗑瓜子,一边听着外头的热闹,无端端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悚然一惊,在李易峰身边呆着,就容易想入非非。


“我想……”


陈伟霆刚开口,便又听到有人喊李易峰。李易峰把一整包瓜子塞到他手里,丢下一句“都给你了”。陈伟霆接着就磕了10颗瓜子吧,索然无味,心里更不是滋味。


 


王子弱不禁风,被龙掳来后,饿了一顿,又吹了一会寒风,便很符合设定地病了。


龙完全不怕呀,他自己浑身是宝,随便呵口龙气,都能让凡人延年益寿。


然而,王子只好了一小会,到黎明时分,他沉重的咳嗽声响彻整个城堡。


龙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所措。昏睡中的王子高热却畏寒,感受到龙这一热源存在,便拼了命地往他怀里钻。龙从未与人亲近,觉得被冒犯了,生气地甩开王子,然而看到王子双手抱紧、蜷缩着颤抖的样子,他的心就像被拨动一般。龙抱起王子,让他卧在自己怀里,王子纤长的睫毛在龙的锁骨上微微扫动,渐渐安定下来。


隔天王子醒来后,龙还在睡,也不知梦到什么,虽保持人形,但额上却生出了两角。王子小心地抚摸着龙角,又觉得不过瘾,竟张开嘴轻轻咬了一口。


“好了?”龙突然说。王子一惊,忙缩成一团,脸都红了。


龙却罕见地没有发火,反而觉得有趣极了,这个凡人还会这样脸红,跟桃子似的,想咬。


他们过了几天太平日子,直到一天深夜,王子又病了。龙照例抱着王子,但很长时间过去,王子仍不见好。


“我没有时间了……”王子虚弱地呢喃,“神在等我。”


龙这才想起,那个传闻中受到神的诅咒而出生的王子就在眼前。王子的父亲为了帝位残害父兄,发动内战使国民死伤无数,又血洗了反对他的教廷,大主教临死前请求神降下天谴,而这道天谴最终应验在王子身上。王子不仅长着一头怪异的红发,而且自小体弱多病,被断言活不过25岁。国王也不喜欢这个孩子,一直将他关在塔楼上,从不关心。


“没事的。”尽管勉强,王子还是露出一丝笑容,如玻璃般脆弱,却偏偏反射出动人的光芒。


 


陈伟霆在剧院部分的戏今天结束,拍完时快凌晨2点,他卸妆出来,在门口站了一会,便看到李易峰。李易峰的话剧即将上映,最近排练得越来越晚。


“去吃宵夜吗?”陈伟霆向他抬抬下巴。


“好啊,去撸串。”


两人就近找了一家烤串摊,夜深人静也不怕被看到,喝酒吃肉甚是自在。渐渐地,李易峰的脸有些红了,在暧昧的黄色路灯照耀下,愈显蛊惑。


他们第一次做爱,就发生在深夜把酒言欢之后。那时两人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话里有话地怼了几瓶酒,再回过神来已经吻成一团了,呼吸散乱,然后衣服也乱了。他们在拥吻与结合时确认彼此的心意,热烈,疯狂,甘之如饴。


陈伟霆觉得有点不妙,他某个部位似乎在抬头了。李易峰却什么都没注意,他好像真的很饿,专心致志啃鸡腿。陈伟霆便拎着啤酒罐看他,带点笑,带点满足。


“我们和好吧。”陈伟霆说。


“咱没吵架吧。”


“我的意思是像以前那样,关系更好一点。”


“哦,行啊。”李易峰擦擦嘴巴,抬头看他,“既然这样,我就跟你说件事。”


“恩?”


“我要结婚了,”李易峰浅笑,“是好朋友就给份子钱。”


陈伟霆的所有表情僵在脸上,连拎着啤酒的手都停在半空。


“想不到吧?”李易峰有点得意地挑挑眉,又拿起一串羊肉,见陈伟霆还僵着,他也突然定住了。


“不是,你不会还喜欢我吧……”


 


“没事的,”龙轻轻抚摸着王子的头发,“我会想办法,我可是龙。”


王子不好意思地拨回自己的头发,将它藏进衣领里,说:“很难看吧,我的亲人都是金色头发,只有我,像铁锈一样……”


“怎么会?”龙发自内心地震惊,“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红色。”


 


陈伟霆点点头,临了,又补充道:“对。”


这次换李易峰懵逼了,他看了陈伟霆几眼,欲言又止,最后羊肉串也不吃了,说要回家。走了一会又回过头来,有点埋怨地看着陈伟霆,说:“你真他妈爷们啊。”


陈伟霆一下子热血上头,冲上去就是熊抱,头一歪还想下嘴亲。李易峰堪堪躲避着,好不容易挣脱开来,什么也不敢说了,拔腿就跑。


等那人跑远了,陈伟霆才反应过来应该去追。他沮丧极了,对自己也失望极了,为什么总是在错过之后,才懂得珍惜。


 


龙爱上了王子。他虽非凡人,但也曾入世,懂得爱是什么。


王子陪伴他游走森林,在废弃的城堡里探险,寻找美味的野生食物;王子还会唱歌和讲故事,然后枕着龙温暖柔软的肚子一起睡到天明;有时他们他们还会腾云驾雾,去王国外的地方看一下。想带你去看绚丽的山岚,去看秀丽的溪谷,这份心情,凡人是如何称呼的呢?*


可是,王子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龙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龙气、龙血、龙鳞、龙骨、龙角,这些传说中起死回生的宝物,用在王子身上却收效甚微。


想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却连一个凡人的命都救不回来。龙很愧疚,他甚至不敢直视王子,在一个昏暗的洞穴里躲了起来。王子寻着足迹找来,摸到龙额头上因为断角而留下的伤痕时,流下了眼泪。


王子明天就要满二十五岁了。


 


陈伟霆因为头痛而醒来,在黑暗里困顿了许久,终是没能想起梦里的内容。他只记得龙和王子明天要干什么,“明天”这个词一直在脑海里盘旋,叫他无法安宁。别是明天李易峰要结婚了吧?领证还是办婚礼?


天色蒙蒙亮,陈伟霆已全无睡意,他干脆起床,拿上车钥匙出门。他把车开到李易峰住的小区,靠一张明星脸进了大门,最后停在李易峰家对面的路边。三楼的窗户竟然亮着灯,他便看着那灯光想象,他心尖上的人儿是在灯下沉思呢,还只是迷糊地忘了关灯,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们曾有一次,因工作忙碌4个月没见,最后终于凑上假期,哪也没去,就在这房里窝了4天。他们聊天、听歌、打游戏,然后做爱,从客厅到房间再到浴室,互相吻遍全身的每一处角落,用情欲填满空虚。


那时候真的太怕失去了,相爱的方式就是占有对方,单纯热烈,却不可避免地走向破裂的那天。


朝阳爬到那扇窗的时候,陈伟霆发动了汽车。


窗里的人拉开厚重的布帘,迎着晨光,久久注视他离开的方向。


 


“真快啊。”王子感叹,“以前怎么不觉得。”


夜色浓得仿佛化不开,似一位老者蹒跚沉重的脚步,即使不愿,也不得不走向死亡。


“最后一晚了,也不让我看一下星星。”


龙转头看了一眼王子,一挥手,夜幕就宛如长了眼睛一般,突然闪闪发亮起来,无数颗星星垂在天际,洒下温柔的光。


王子兴奋地张大了嘴巴,发出惊叹。


“你还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龙说。


王子愣愣地想了一会,突然眨了眨眼睛。


“我想看一下大海。”


龙便现出原形,载着王子去到海边。夜晚的海阴冷无比,王子却脱了鞋,第一次将双脚泡在砂砾和海水里。


龙就静静地陪在他身边,张开屏障替他挡住海风。王子很快便玩累了,龙望着他的眼睛,等待他说出下一个愿望。


“我想回王宫,见一下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想去塔楼,将那本没读完的神话故事读完。”


“我想吃森林里那种红色的拳头大的野果。”


“我想试一下射箭和骑马……”


王子有太多太多的愿望了,即使这些事情其实都很卑微,但他仍旧兴奋不已,牵着龙左顾右盼,不肯停歇。零点的脚步越来越近,王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


终于,他连站立都不行了。


“最后一个愿望……”王子靠在龙的怀里,仰着头,眨了眨眼睛。生命垂危,他眼里的幸福却如星光般泻下。


“陪着我,好不好?”


龙用力地点头,透过朦胧的泪光,轻轻吻着王子的眼睛。


 


陈伟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泪痕。他简直要疯了,被自己的梦境给悲伤得,他该不该去看一下医生?


打开手机,看到一位熟悉的圈内朋友发来信息。这是他最信任、也是消息最灵通的圈内人,现在,关于李易峰结婚的事情,就在屏幕上。


可笑的是,这竟然是一张新闻截图,发表于凌晨5点半,内容是李易峰签约了一部明星恋爱节目,将搭档某知名女歌手。这位朋友还说,李易峰黄金单身汉一个,圈内外都没有恋爱传闻,不然也不会去上恋爱节目。


陈伟霆摔进床里,笑了三分钟。去你妈的李易峰。他嘀咕着骂了一句,嘴角似要咧到耳朵。


他慢条斯理地收拾妥当,再找这位朋友要到了李易峰的行程。今天,李易峰会和女搭档拍摄宣传照,他便照着地址开车过去。他照例刷明星脸进了摄影棚,在工作人员的带路下,马上找到了人。


不远处,李易峰正穿着新郎礼服,站在一个玻璃房里。他的脚下铺满了白色的鲜花,而“新娘”正坐在花丛中央的藤椅上,斜倚在他身上,笑容甜美。与之相对的,是面色略显疲倦的李易峰,摄影师一直摇头,似乎也是对他不满意。


在离摄影师还有1米距离的时候,陈伟霆停下脚步。李易峰目光一滞,先是瞪大了双眼,接着双唇一抿,很浅很柔地笑了,眉眼弯弯的,像落了昨夜梦里的星光。


“对对,就是这样!”摄影师惊喜地按下快门,“爱的眼神!”


笑着笑着,李易峰突然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眨了眨眼睛。


你在向我许什么愿望?


梦里的龙纵有千般本事,却留不住一个平凡的爱人;而他陈伟霆,肉体凡胎一个,却还能拥抱爱情。何其有幸。


不管你的愿望是什么,陈伟霆想,我都会为你实现。




End.


----------------------


*:出自《夏目友人帐》


题目《Heart,mind and soul》是一首歌,题记是这首歌的歌词。


峰峰的新oppo剧情广告要上了,看预告是我可以写的题材,暂时马一记,没写就当说废话了。

评论

热度(168)

  1. lzhdcy水底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