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dcy

一个人吃柿子:

送给锦鲤的点梗图(*•̀ᴗ•́*)و ̑̑

夏日倾情

阿星七:

rps rps rps!


微博锦鲤点梗


时间大概是动物世界杀青,橙红正在拍的时候




/




夏日倾情




不论如何,他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假期。




李易峰埋在一部电影里整整一年,几乎不怎么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这会儿电影杀青,他有了短暂的空闲。




正好是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比起出行,李易峰更愿意待在家里,好好睡一觉。他停好车进了电梯,靠着扶手站着,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红色数字跳动变化。




这次的电影造型全程脏兮兮的,虽然都是化妆效果,但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进家便收拾着去了浴室。重新泡澡的感觉太好了,李易峰躺在热水里简直不想动,迷迷糊糊都快睡着了。




放在台子上的手机振动几下,李易峰站起来拿过手机,看见陈伟霆发来的微信,是一个表情包,还是陈伟霆自己的,看起来傻兮兮的。李易峰看着笑了一会儿,顺手存下来了,再拨出了对方的电话。




陈伟霆几乎秒接,开口便是一句“老婆”。李易峰一下子脸红起来。




陈伟霆私下里喜欢这么叫他,他一开始还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后来听多了只觉得脸红得不行,但也没再阻止陈伟霆这么叫自己了。




李易峰说:“怎么啦?”




陈伟霆那边的声音非常嘈杂,估计在街上,喇叭声音尤其明显。




“你在家吗?我快到了!”




李易峰听得一愣。这次假期实在太短,陈伟霆虽然在北京拍戏,但几乎忙得脚不沾地,有时和自己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刚说几句就被叫走了。李易峰虽是想念,但碍于媒体的长枪短炮不能去探班,更没脸让陈伟霆回家陪陪自己——如果真这么说,那他可就太不懂事了。




但想念是挡不住的,陈伟霆这么一说,李易峰几乎立马就坐直了。




陈伟霆在那边轻轻笑一声,周围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我进车库了,很快就上去。”李易峰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闭着眼睛点点头,小声说:“那我等你啊。”




点这里!



【对话体】霆峰微信日常(6)

慕冬木东:

产粮比学习快乐多了


让我既不用学习


也不用觉得自己像咸鱼_(:з」∠)_


第6话:霆哥的套路VS草鹅的秘密


(因为霆哥这次瞎几把改备注(其实是我,对不起)我又不太懂这个操作,之前写的几话昵称有点乱了,我有点懒得改回来再说吧(逃跑))

天梯

Luo:



*pp点的梗:vtgg跟着fongfong回成都


深色窗帘遮住了早晨的阳光,李易峰把被子拉到眼睛下面,杏眼盯着在地上行李箱装东西的人,迷朦着睡意道,“这么早,你在干什么?”

“峰峰,我在准备礼物,吵到你啦?”

“昨天怎么不准备。”李易峰抱怨着翻了个身,留下一个背影给陈伟霆。

陈伟霆走过来,摸了摸李易峰头发,亲了一下李易峰露在外面的一小块皮肤,“宝贝,你忘了,昨天我准备到一半,然后...嗯嗯...”

李易峰把被子全拉上来挡住自己,“那你小声点,我好累。”

陈伟霆收拾行李准备礼物是要跟李易峰回成都。

这个决定很突然。

这是他们两个向彼此的家庭公开恋爱关系后的第一次过年,虽然过程不易,但是两家人最后都勉强接受了。

第一年过年,陈伟霆当然想带李易峰回香港,家人也打点好了,甚至机票都订了。但是临近过年,李易峰的奶奶打来一通电话,接完电话李易峰眼圈红红的,说要回成都。

陈伟霆亲亲猫猫发红的眼睛,说好,今年我们回成都。

陈伟霆从李易峰妈妈那边拿到成都那边亲友的名单就对着单子买东西。李易峰虽然是独生,但是父母那一辈堂亲表亲也很多。

到了成都已经是大年三十了,去机场接他们两个的是李易峰最小的堂哥,之前陈伟霆就听说李易峰有六个哥哥。

打过招呼后堂哥就和李易峰说成都话,陈伟霆听不懂坐在一边傻笑。堂哥问李易峰怎么找了个香港人,普通话都没说好,成都话更是一窍不通,打麻将肯定也不会。李易峰笑着说没关系,他不会打麻将就多输给你们一点。

李易峰的六位哥哥都早已成家,过年家里小孩不少,陈伟霆虽然听不懂成都话,但是逗小孩子玩还是有一套,送掉了五个行李箱的礼物,和亲戚们打完招呼就抱着小孩玩,拉着李易峰拍照合影。

到了晚饭时间才是重头戏,李易峰妈妈笑眯眯带着陈伟霆正式认识各位家人,李易峰在旁边端着酒瓶倒酒。最后到李易峰的奶奶,奶奶年龄大了,头发花白,轻轻抿了口酒,拉着他们说话,陈伟霆听不懂,想要李易峰解释,李易峰没理陈伟霆,坐在奶奶身边逗奶奶开心。

这次过年有一大家子人,即使大部分人陈伟霆第一次见,也感受到了内地过年的热闹和温暖。

四川的麻将陈伟霆不会,李易峰先上桌玩,亲戚们都开玩笑要赢两位大明星的钱,李易峰马上说换陈伟霆玩,陈伟霆不会,大家都来赢他,没想到陈伟霆手气不错,加上有李易峰在旁边指导,最后不仅没输,还赢了不少。

陈伟霆跟着李易峰睡一个房间,回到房间就耍赖说自己喝多了,要fongfong亲亲。

“别装了,那瓶酒我爸全换成水了才给我的。”

“哇,爸爸对我这么好?”

“你别乱叫爸爸。”李易峰脸红了点,“还不是因为上次和我爸妈摊牌的时候我爸要和你喝两瓶见识过你的酒量才给全换成水。”

“嘿嘿。那你帮我谢谢爸爸。”陈伟霆摸了摸李易峰的腰,“那奶奶说什么了。”

“嗯...说我第一次领人回家过年,让我和你以后好好的。”

“宝贝,家人是不是对我都很满意。”

“还...还行吧。”

陈伟霆亲亲李易峰侧脸,“那我想看你小时候的相册。”

李易峰蹭了蹭陈伟霆的侧颈,“东西都不在这边,在老房子,高新区的别墅是这几年买的,小时候不住这里,住锦江区。”

“那明天可以去吗。”

李易峰点点头默认可以。

两个人都是忙里偷闲,这次来成都过年行程也只能允许他们待三天。

第二天是李易峰开车带陈伟霆去老房子,过年路上倒是不堵,但是老房子那边路并不好走,李易峰开着车,陈伟霆坐在副驾驶上一直在看手机。

这个场景像在私奔,李易峰想。

但是私奔的对象是个男人,听不懂成都话,普通话都说的磕磕绊绊,不会打麻将,不会吃辣,不能喝酒,也没有内地驾照不能开车。这个时候还在玩手机。

实在是个很不完美的私奔的对象。

“fongfong,家姐从香港寄过来的桔子树和桃树,还有一些保健品都到成都了,但是快递公司不上班,我们要自提。”

“啊?”

“广东那边过年家家都要有桔子树和桃树,还有保健品是给爸爸妈妈和奶奶的。”陈伟霆解释道。

李易峰嗯了一下,心里想着,但是我愿意和他私奔。

老房子有些年头了,楼梯都是水泥地,但是收拾得很干净。李易峰家里基本保持着原样,家具上铺了一层防尘布。

李易峰的房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单人床,书桌,还有摆放整齐的书。

陈伟霆翻完影集就想翻李易峰的抽屉看还有没有情书,李易峰说都没了,情书全被自己处理掉了,不敢带回家。

陈伟霆不满道看上去你收了不少情书啊。

李易峰说当然了,我从小到大都是校草,难道你没有。

陈伟霆说他很少的,因为上的是男校。

李易峰说那你还是比我恋爱经验丰富。

陈伟霆把他压在书桌上,语气无辜又温柔,“不会呀。”

李易峰嗅到书桌上书本的味道,此刻打闹真有点纯情校园的感觉,解释道,“我是说你年龄比我大两岁。”

陈伟霆这才饶过李易峰。

李易峰带着陈伟霆去附近散步,冬天的阳光充足但是感觉不到温暖,两个人穿着厚重的呢子大衣,陈伟霆从袖筒里伸出小指牵住李易峰藏在袖子里的小指。

天气也变得温暖舒服。

“威廉哥。”李易峰说,“过去,从我的父母对我的家庭教育和我自己的想法都是,父母亲人纵然重要,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但是爱人是要相伴一生的。”

李易峰吸吸鼻子,继续解释,“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恋爱比天大,一直都,都觉得我能和你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我们去日本的那次,我说过我想待10年。”

“过去我的愿望是和你找个无人岛,关掉手机,在那生活好多年。”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生活中的苦恼,不是逃避开就能解决的。”

陈伟霆伸出手握住李易峰的手,抱住他,“这才是刚开始,接下来我也要带你认识我的家人。我们瞒不住也没关系,我们已经赚到了那么多钱。”

李易峰回抱住陈伟霆。

李易峰感觉自己还是像十几二十岁那么任性,那么恋爱脑,死不悔改,但是刚刚好,陈伟霆不会笑话他把爱情看得那么重,陈伟霆也很任性。



九月结束时请叫醒我「rps」

阿星七:

rps




纪念一下两年前。




/




我向来喜欢旅行,更喜欢和喜欢的人旅行。




陈伟霆走在我前面,已经一头扎进潮装店了。我不急不缓地跟在后面,看着异国的天空,觉得今年秋天的确是个好时节。




出行计划已经制定很久,但我和他工作性质特殊,一直没法实现。前几天威廉来找我,一推门就满脸的兴奋,“峰峰!我们去日本吧?”




陈伟霆这个人,普通话怎么也练不好,高兴起来满口fongfong,我怎么纠正都改不过来。不过有时候也觉得挺好的。




至少我喜欢他这样叫我。




大概是喜欢这样的感情太容易辐射,我几乎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威廉抓着我的手把我拉过去,更加高兴地埋在我脖子边嗅。小狗一样。




我推了推他,没推开,于是轻轻抱住了他。




陈伟霆好像永远长不大,想要很多,但得到一点回应就很满足。




我抬手摸了摸他鬓角那儿短短的头发。








选择一起去日本旅游本就是件很疯狂的事情,我和威廉心中都很明白这件事的不合时宜,但只要有了不合时宜的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白天拍照逛街,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牵手,甚至在转角,威廉突然凑上来亲上我的嘴唇,然后坏心地笑一下。




有时我也会悄悄伸手环住他的腰,威廉微微侧头看着我,小声说:“走得动吗?”我瞪他一眼。他俯下身来圈住我,微微用力把我抱离地面,又放下,在我耳边吹气:“要不要我抱你?”




当然不要。我曲起手指轻轻敲在他的额头,说:“想什么呢,周围可都是人啊。”威廉挑挑眉,显然很不认同的样子,没说话,直接凑近亲我。我没躲,即使在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的地方,我也没舍得推开威廉。威廉更加得寸进尺地逼近,圈着我的腰,舌头不安分地在我口腔里搅动。我几乎被压得向后仰得站不住,却又被牢牢圈住,只能忍着腰间酸痛努力承受亲吻。




晚上吃拉面,我已经困到不行,还被拉着自拍。当真是困到极限,我觉得我一闭眼就能睡着。我俩拍照技术实在拙劣,拍出来的照片张张都很没精神,倒是真印证了白天的“两个丑八怪”。




拉面吃到一半,我实在睁不开眼睛了。小店快要打烊,客人都走了,我便大着胆子靠上他的肩膀。




威廉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问我:“困了?”




我还没回答,他又把手放下,握住我的手,拉我站起来:“走,带你去个地方。”




我倒是没想到威廉会带我去酒吧。




我对需要四肢协调动作的事情向来不感冒,也确实没什么天分,但他想去,在我身边时不时地撒娇,那我只好陪着他。




但酒吧确实是放松的好地方。




之前威廉说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总觉得我每天都在超负荷运转,我还不以为然。现在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倒真是觉得威廉没有说错。




他在不远处,混迹在跳动的人群中,我进去象征性地挥了挥手,便退到一边,端着酒杯看着他。




威廉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个,无论在酒吧里还是在片场,或是在舞台上。这一点,从我认识他起就一直坚信着。




威廉回头找我。




他回头找过我很多次,有时候一回头就正好对上我的眼睛,有时候张望许久也找不见我。在新宿的小巷他也曾回头看我,然后小跑回来,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牵住我。他上下看我一遍,皱眉,“你不要乱跑呀,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他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击中我的心。




想到这儿,再对上他的眼神,我放下酒杯转身往暗处走。




果然不一会儿,威廉跟过来了。




我回过头,不等他说话,便伸手抱住了他。




周围昏暗无人,我借着点酒劲,往威廉身上靠,紧紧贴着他的耳侧。




“怎么了峰峰?”我知道威廉在担心了。




“没事。”我简短道,“让我抱一下。”




威廉不说话了,在嘈杂喧闹的环境里安安静静抱着我,手指摸了摸我的脖颈。




我用力吸了一口威廉身上的气息,被这样的怀抱包围,周身都放松下来,却又觉得眼眶很酸,我要努力控制才能不掉眼泪。




威廉抱着我很用力,像每一次安抚我那样紧紧地抱着我。




“宝贝?”他叫我。




“嗯。”我抬手回抱了他,抽了抽鼻子。我知道我的伤心难过和疲惫不堪已经烟消云散。




“峰峰,峰峰。”威廉抱着我摇晃几下,松开手,碰住我的脸仔仔细细看着我的眼睛,最后闭眼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好喜欢你啊。”




实在很奇妙,我在威廉的怀里最容易动感情,也最容易回归平静。




这种魔力伴随了我们很多年,陈伟霆于我来说永远是最特别的存在。我本以为他像所有人那样,短暂经过我的生活,却没想到,他成为了我心底的终站。




我和陈伟霆的恋爱故事很普通,没有波澜起伏,也从不轰轰烈烈。




我对爱情的认识,不过是排队等候的两碗拉面,一次不顾一切的浪漫逃亡。




我觉得我幸运。




我们的相爱太难了,但我从来不畏惧变数,也并不担忧未来的种种未知。




我永远爱他。




fin.






四年前喜欢他们是因为一个意外,我从来没想过能对两个人保持这样长久又一直热切的喜欢,也没有想过能够真的陪他们一路走到今天。坚持是很难的事,但是好像又很容易,在无数个平平常常的日夜,我们也就这样平平常常地走过来了。虽然从来不敢打包票,但是还是想说,一直喜欢下去吧。



是甜饼沃_:

【淳朴土味爱情之烤串情人】
来自鸭佬@鴨貝貝  的文案哈哈哈哈哈哈哈激情创作图渣轻喷🙈 ​

【rps】教我讲粤语吧

WhistlE:





阿峰见阿霆手机响了,是facetime的声音,他于是歪到一边。

阿霆接起手机,是他妈咪。左一句寒暄“好耐冇见”,右一句关怀“呢排点样啦”,笑出一口大白牙。

阿峰听不太懂,有点百无聊赖,想干脆就歪到一边玩手机,但又忍不住想把耳朵凑过去努力听个明白。

他一边玩手机刷微博,一边听得心烦意乱,隐约觉得他们好像讲到了自己,毕竟fongfong,李易fong的白话还是很好认的,但是又不太明白在讲自己什么,只知道阿霆发出一阵一阵的笑。

他还在想努力弄明白,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阿霆切换回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这个就是跟你说的啦,李易峰。”

手机被推到自己面前,自诩也在圈子里阅人无数的阿峰,此刻望着屏幕上靓丽的长辈反倒突然局促起来,讪讪地问候道:“伯母好”

阿霆几不可见地撞了一下他肩膀,示意不要紧张。但怎么可能不紧张!他又不好瞪回去,只能紧张地搓手,听屏幕里的长辈讲他“哇好靓的男生喔”“伟霆经常跟我讲到你”“衣裳穿得很乖”之类的。

阿峰少有地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又觉得得意,眨了眨眼睛刨出自己脑海深处能够搜寻到的每一丁点记忆,用粤语夸回去:“伯母你也好靓。靓女。”
他刚说完,却因为觉得自己的粤语太蹩脚,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有点自嘲地无声发笑,耳朵也更加羞涩地冒着红。

阿霆妈妈却好像因这句话夸奖心情很好的样子,在屏幕那边笑得很是开心。

后面又讲了好一阵,阿霆挂掉了facetime的电话,他俩并排躺倒到床上。
阿峰握着阿霆的手腕,举起来在自己视野里摇来晃去,说:“教我讲粤语,威廉。”


“好啊,第一个你要说什么?”

“第一个…那得有实用价值——我不会讲粤语,这个广东话怎么念啊?”

“我唔使讲白话。”

“第二个,我的名字吧…不不不算了算了,听你说过好几次我都会了——liyifong——你的名字,陈伟霆,这怎么念?”

“中意你。”

“嗯?”


【rps】今天的单身狗好像也一样没人权

WhistlE:







他把头上裹得像黑粽子一样,围巾缠着羽绒服兜帽,兜帽下盖着长长的黑色鸭舌帽,鸭舌帽下又罩着一张黑色口罩。

他站在一辆其貌不扬的轿车前左瞄右看,巡睃了半天,终于确认了四下无人,才放心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同样裹得像黑粽子一样的男人。他一关上门车门,就迫不及待朝这个男人扑过去了,推高自己的帽子,拉下自己的口罩,他们亲亲热热地吻起来。

他们亲了好半天才停,停下之后互相满足地看着对方。他把冰凉的手指伸进男人的高领衫里,捻来捻去地摩挲着对方下巴上刚长出来的青青胡茬,懒洋洋地嗔怪:“明明堂堂正正谈恋爱。每次都搞得好像在偷情一样。”

说完又笑。

对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坐前面驾驶座的一个人转过头,神情一半夸张一半无奈:“喂拜托——讲什么偷情不偷情这么难听!我还在好吗,不要把我当空气的ok??”

后座的两人一齐大笑起来。趴在身上的那个说“反正你都见怪不怪了”,另外那个被趴着的说“个头转返去啦,偷情你知唔知啊?唔准望噶。(头转回去啦,偷情你知道不知道?不能看的)”,还很入戏地打了驾驶座的头枕一拳警告,“好好揸车(开车)啦你!大伦!”

“是啊好好开车啊大伦!”
他补了一句,两人笑得更大声。

大伦两只手举过头顶作投降,听上去很怨念:“好好好,两位大哥,两位大佬。”,然后一边碎碎念着“单身狗冇人权”,一边踩下离合器。


北京的冬夜,车子在朝着三环内的快速车行道上驶过,穿越了一路破碎闪烁的灯光霓虹。



(巍澜)合欢(完)

遍行天下:

将那轮回踏破,呕心沥血护山河。
把这功德揭过,命灯镇魂魄。
说什么,鸿蒙通神道,累世渡劫波,
到头来,还是凡胎一个。
则看那,幽冥之地结善果,愿坠三途灭千魔。
更兼着,万山无阻承一诺。
这正是,千载谱就子夜歌,夙兴夜寐不敢和。
似这般,因缘际会谁能躲?
闻说道,真心一点最难得,前生你曾许我。

正文走图链,你懂的……
https://wx4.sinaimg.cn/large/7f5a6be5ly1ftsbpmbu1dj20c32rdjux.jpg